首页 -- > 教科 -- >新闻资讯
APP下载

科学家创业不必非得当老板

发布时间:2017-11-14 09:05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李新玲

  “我认为科学家创业有优势。第一是因为有技术,有些还是前沿技术;第二是有顽强的精神。另外,科学家创业容易获得政府支持,也容易有资金扶持。”不久前,在青年科技论坛(CCF YOCSEF)的子论坛“是否应该鼓励科学家创业”上,东北林业大学副教授邱兆文表示,创新是创业的基础,创业必须要有好的技术。他提醒大家,创业大部分会失败,少部分才能成功,要有心理准备。

  高校教师办公司会弱化育人功能?

  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不鼓励科学家创业,他认为科学家在科研领域能发挥更大价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鼓励科学家创业。”

  但现实中,特别是在与应用和产业紧密结合的计算机领域,仍有不少创业的科学家,比如我国第一位计算机应用博士刘积仁创办了东软集团;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创办了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商汤科技刚刚融资4.1亿美元,把人脸识别技术进行商业应用。

  目前各个层面都不断推出鼓励科研人员创业的优惠和支持政策。从资本、政策、产业氛围、社会支持等方面来看,都是创业最好的时代。一批高校和科研机构人员在资本和政策的双重鼓舞下,投身产业。

  致力于计算机视觉技术产业化的合肥寰景信息公司依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技术支撑,董事长陈拥权也是中科大的毕业生,他也关注到,在这个大潮中,一部分科研人员创业,重产品不重运营,不擅长管理和营销,成果转化遇到瓶颈。科研人员该何去何从,如何正确地面对这一命题?

  陈拥权的疑问也是CCF YOCSEF举办这一论坛的初衷。

  对于这个问题,合肥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李廉认为,如果是高校教师,那么不应该鼓励。李廉曾任兰州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他认为科研成果转化是一回事,办公司是另外一回事。

  他回顾上世纪80年代一些教师办公司将科研成果转化,在那个阶段,这有利于消除科研成果转化的能力不足和企业消化能力不足的问题。但同时,教师办公司带来了一些问题,冲击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并且在局部的利益上干扰了教师的队伍建设,模糊了大学教书育人的根本功能,在育人、科研、服务、文化四个功能中,育人功能弱化。他认为到目前为止这个问题还是很严重。

  “不宜提倡教师下海办公司,教师更多的时间用于教学,更多的精力应该用于科研。要正确理解创业,教师可以是技术总监或首席科学家。现在的环境下,要构建新时代的大学与企业关系。”

  “我们的难点是融入不到市场里”

  大连海事大学信息技术学院教授付先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给准备创业的同行们提个醒。

  他曾经和伙伴创业,但是因为销售的问题,好产品没有好销路。之后他回到学校继续做研究。“创业3年,我没有拿过工资。我们的难点不是做不出来产品,而是融入不到市场里去。科学家主业是研究创新,科学家创业需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了。”

  “创业的困难程度是难以想象的。”从事高性能计算领域研究开发的并行科技公司总经理陈健认为,科研人员手里有好的技术,好的产品专利,如果不是在市场上摸爬滚打的老手,不建议创业。“可以找一个真正能挑事的人,科学家作为技术方配合。创业不一定非要自己当老板。”

  滴滴副总裁章文嵩也给大家讲了自己曾经失败的“创业史”。章文嵩是Linux内核的开发者,开源项目LVS的创始人,这个能搭建大规模网络服务的程序已经有16年的历史,完全免费提供下载。他曾在大学教书,但两次创业都以失败告终。

  “本身对团队的管理和公司的治理都不太懂,第一次创业了一年多,那个时候互联网泡沫破裂了,再融资也比较困难,所以就失败了。当然这个过程学到了很多。公司估值怎么估、别人掏钱你给他多少股份、商业计划书怎么写,虽然失败了,但是学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虽然有失败的创业经历,但他依旧支持科研人员创业,“创业会更了解实际的需求是什么,会面对真问题和真挑战,可以判断市场上的用户接受程度。”

  科学家创业要有新内涵

  “谈不上鼓励,应该改成‘不阻碍’。”对于论坛的议题,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陈文光有另外的看法,他认为,目前我国经济发展处于产业升级阶段,需要更多知识注入到经济运行中来,需要更多的技术转移、需要更多的颠覆创新,而大学正是这些方面最丰富的地方。要鼓励创立小型颠覆型的企业。

  “大家强调科学家创业容易失败,但谁创业不容易失败呢?科学家创业好歹还有好的技术。今天大量的科研成果是从论文中来到论文中去,而一旦创业(产品走向市场),至少会明白科研方向在哪里。”陈文光强调,科学家创业有正面作用,我们应该讨论政策如何不阻碍和帮助科学家更好的创业。

  曹慧涛是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负责人,他做这项工作已经整整10年。论坛的话题吸引了他。

  “我们负责科技成果转化,已经帮助190个科学家转化科研成果,个人和国家的目标结合,在我们这里得到了体现。现在国家支持科学家创业的政策,把资金方面的大头已经解决了,而且政策有免责条款,说得很清楚,只要你勤勉努力尽责,创业出什么问题,都是没有什么责任的。”曹慧涛认为,每个时期都有历史使命,今天的使命是创新驱动经济发展。不过目前我们有的创新能力还很弱,投入也不并充足,比如“华为每年创新投入是600亿元,而中科院才500亿元”。

  “美国的500强都是科研型企业,我觉得我们的科学家在新时期的战略方针是面向经济的主战场。这是我们现阶段的国情决定的。”反思当下企业成果转化能力弱、高校科研教学能力也相对较弱的情况,曹慧涛认为,需要科学家迈一步,需要科学家创业的决心。我们应该有新的丰富的创业内涵:合作、开放,鼓励营造良好的创业生态环境,给科学家创业、创新的机会。

【责任编辑:郭艳丽】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