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科 -- >观点
APP下载

院士给本科生上课应成为制度

发布时间:2017-10-19 10: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每年秋天,武汉大学的6位院士会从天南地北的会议中抽离,陆续回到一方不大的讲台上。台下的大一新生刚从应试教育中浮上来,他们邂逅的第一位老师就是院士。这是一门叫做《测绘学概论》的课程,由6位院士、4位教授共同讲授,有人称它为“最奢侈的基础课”。 20年间,这门课走进了武大的通识课堂,走进了千里外的同济大学,听过课的学生上万人次。(10月18日《中国青年报》)

  6名院士给本科生共上一门课,确实够“奢侈”的。院士们用自己的行动,传承给本科新生上课的传统,如果大学能建立起教授(包括院士,如果教授中有院士的话,院士也要履行和其他教授一样的责任)给本科生上课的基本制度,每位教授包括院士都必须给本科生上课,那这种场景就不“奢侈”了。有学生说,真正的奢侈应该是这6名院士各给本科生上一门课,因为客观而言,6名院士共同上一门课,投入的时间还是少多了,平均下来,可能就是一两次报告式的讲课,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给本科生开课。

  最近,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发布了《中国本科教育质量报告》,这是我国首次发布本科教育质量报告。该报告指出,在全世界范围内,我国本科教育已经“体量”最大,但是,离人民群众要求接受越来越好的优质本科教育的需求仍存在较大差距。而要办好本科教育,需要大学高度重视人才培养,建立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基本制度。去年,教育部发布《关于中央部门所属高校深化教育教学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完善管理办法,落实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基本制度,教授、副教授(高级职称教师)要更多承担本科教学任务,不断提高高校教学水平;将承担本科教学任务作为教授聘任的基本条件,让优秀的教师为本科一年级学生上课。

  按照这一意见,如果切实建立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基本制度,那作为优秀教师代表的院士也就应该给本科生上课,院士给本科生上课,也就不会是新闻。也许有人认为,院士给本科生上课是对院士精力的浪费,院士应该把更多时间花在学术研究和指导研究生、博士生上,但如果大学把人才培养作为核心任务、本科教育作为立校之本,就不会存在这种看法。大学办学者应该明白,人才培养是学校的核心,学校开展的学术研究、社会服务,都必须服务于人才培养这一核心,离开人才培养,大学就不可能成为一流大学。

  当前,影响教授(院士)给本科生上课的主要因素是,我国大学,尤其是985、211院校,以及入围“双一流”的院校,存在重视学术研究,轻教育教学的问题,为了获得突出的学术研究成果,各高校都用论文、课题、经费指标考核评价教授,这引导教授把主要精力都用到学术研究上,而人才培养则被视为“包袱”,就是有高校明确提出教授必须完成一定本科教学工作量的要求,但这仅仅是“量”的要求,有的教授就以应付的态度对待,而且,有的高校还出现一种情况,有的课表上明明是某位教授上课,但真正上课的却是教授的博士生或者硕士生。在这种情况下,要让院士给本科生上课就特别困难。如果院士乐意为本科生上课,就变为了“大新闻”。

  我国各高校在招生宣传时,都强调名师荟萃,有的甚至直接亮出院士的姓名,但学生进校后往往见不到院士,更不用说聆听院士教诲。高校院士给本科生上课,不是大材小用,而是院士的基本责任,是对大学育人精神的传承。院士给本科生上课,除了让本科生接触学科前沿知识外,也可以院士的学识、为人感染本科生,培养本科生的教育理想和学术理想,同时可对所有教授给本科生认真上课起到示范作用。我们要乐见更多院士给本科新生上课,期待这成为大学育人的一项基本制度。

【责任编辑:产娟娟】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