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科 -- >青鲁班
APP下载

高职“预录费”限制了学生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7-08-21 10:03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作者:青鲁班

  导读

  “预交学费的就发放录取通知书,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就不能来就读。”8月13日,名为“长沙头条”的认证微博账号称,湖南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要求高考统招生缴纳2000元“预录费”,规定时间内不交费的学生将拿不到录取通知书、不被录取。对于不想交“预录费”的学生,该校称在8月19日之后才能办理退档事宜,而8月19日正是湖南省今年高职专科征集志愿的最后一天。

  今年参加高考的刘诗诗(化名)考了230多分,8月11日她查到自己的档案被湖南工商职院调入,录取状态为“院校在阅”。刘诗诗觉得,如无意外,自己可以被湖南工商职院录取。

  随后,一名自称该校招生办的老师多次联系刘诗诗,让她在8月14日上午10点之前缴纳2000元预录费。这名老师告诉刘诗诗,这笔钱作为学生预交的2000元学费,到正式缴纳学费时会抵消掉。

  刘诗诗收到的短信显示,缴款方式是汇款到户名为“湖南工商职业学院”的银行账号,或直接到学校财务处交费。

  8月13日,这名老师在微信上再次提醒刘诗诗:“明天上午10点之前未交的,不予录取。”

  “肯定是骗局。”另一名高考生的家长罗先生说,他的孩子与刘诗诗有同样的遭遇。罗先生表示,他会到学校当面问清情况,若情况属实他再交钱,而且“要发票”。

  8月14日下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以学生名义致电该校招生办的多位工作人员,他们均表示催交学生缴纳2000元预录费一事“是真的”,并催促记者赶紧在当天学校向湖南省教育厅提交录取名单之前转账。“你6点钟之前赶紧交,没交不会录取你。”一名王姓老师说。

  然而,在8月15日该校录取工作完成后,记者联系到该校招生办另一位工作人员肖姓老师,她却称2000元不一定要交,只要学生承诺会来就读就会被录取。“预录费只是录取手续,证明你一定会来读的,但是这两天不交的也会先录的。”肖姓老师表示,有一些招生地区的老师执行比较严格,要求学生必须先交2000元、甚至5000元的预录费,以此确保学生选择就读该校。

  对预交2000元学费的要求,有不少学生表示无法接受。刘诗诗说,此前湖南工商职院从来没有告知学生:被录取之前要交预录费。刘诗诗表示,没有听说过其他高校发录取通知书前要学生先预交学费。

  湖南工商职院招生办王姓老师解释说,由于往年有部分被录取的学生开学时没来学校报到,影响了录取数量指标。而今年报考该校的人较多,“学校不能够确定学生来不来”,所以采用收取预录费的方式确定准新生的数量。

  来自湖南邵阳的何勇(化名)在查询到录取状态后重新了解了湖南工商职院,“感觉差别很大”,于是申请退档去参加其他专科院校的志愿征集,但他被告知,8月19日才能办理退档事宜。

  但记者查询得知,针对第一次征集志愿完成录取和退档确认后仍不满额的院校,湖南省教育考试院会于8月19日前公布其第二次征集志愿计划,考生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填报征集志愿的时间段为8月19日8:00-18:00。

  这就意味着,过了8月19日18时,考生将无法再填报志愿。

  何勇说:“征集志愿都过了,等于没路走。”在刘诗诗提供的聊天截图中,刘诗诗的家长与该校招生办老师雷自龙商量申请退档、以便刘诗诗填报其他专科院校。雷自龙回复说:“8月12日到8月19日,不办理此事。”

  记者以学生名义询问了多名该校招生办工作人员,他们均表示可以自由退档,但他们要先给招生办打电话说明情况。8月14日下午,记者表明身份致电湖南工商职院招生办,一名工作人员说,学生可以按照湖南省教育厅的规定到学校招生办申请退档,但要写申请书“证明是本人退档”。

  8月15日中午,刘诗诗、何勇等人尚未向该校招生办提交正式退档申请,但他们的高考录取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均显示为“自由可投”,表明他们已被湖南工商职院退档。

  招生办肖姓老师透露,8月15日,湖南工商职院总共退了约400名学生的电子档案。肖老师表示,退档已事先征得学生的同意。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08月16日 04 版)

  作者:实习生 谢煜楠 记者 何林璘

  预录费限制了学生的选择

  宋潇/文

  为确保学生前来就读,就要收取学生2000元预录费,乍一听,学校这么做像是一种乱收费。可是别人又说了,“预录费只是录取手续,目的是为了不影响录取数量指标”,这种说法,貌似也有道理。那么是否意味着,预录费就是一种合理存在了呢?其实不然,预录费其实是一种押金,并且建立在限制学生选择权,从而最大程度地保证高校利益的基础之上。

  收取预录费,明显还有另外一层目的——优先录取。首先,交了预录费的学生,等于已经得到学校的口头承诺,在同批次录取指标中,就有了优势,而这种优势,已经损害了录取的公平性。其次,如果真如该校老师所说的“学校不能够确定学生来不来,所以采用收取预录费的方式确定准新生的数量”,这种理由也站不住脚,因为学生在志愿征集阶段,无论是申请退档还是更换志愿,都是应有的权利,学校收取预录费的做法,已经限制了考生的这种权利,一旦过了二次志愿征集,学生很可能就会“无路可走”。

  一些高校所录取学生的不报到率很高,又不肯减少招生指标,所以就采取类似商业预消费的模式,来保证报到率。放弃录取资格的学生,要么是有了其他心仪的学校,要么是因为觉得成绩不理想,选择了复读。表面上看起来,这就好像一些毕业生在就业时,和企业签订了就业协议,却不去报到一样。但录取的过程,和签订协议又有所不同。考生在去学校正式报到之前,退档或者换学校都是一种合理选择,学校既没有资格向学生和家长收取费用,更没有绑架学生意愿的权利。

  况且教育部早就有明文规定,不准向考生收取与招生录取挂钩的任何费用。虽然预录费算不算是一种“骗局”,还不能下此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预录费反映的仍然是一种无序招生乱象。为避免学生权益成为这种招生乱象的“牺牲品”,需要相关教育部门及时站出来。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8月17日 02 版)

  微信编辑:马雪宁

【责任编辑:产娟娟】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