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科 -- >家长汇
APP下载

少年,愿你走出军营归来已有担当

发布时间:2017-08-21 07:38 来源:中青在线·北京家长汇 作者:樊未晨

参加第四届全国学生军事训练营的学生正在参加隆重的升旗仪式。任佐/摄

站泊训练。任佐/摄

冒雨拉练结束后,各班喊着口号返回营地。陈利钦/摄

站泊训练。任佐/摄

  “5:50起床、6:00整理内务、6:30早餐、8:00小扫除……”

  这些日子,来自新疆乌鲁木齐八一中学的高一学生叶尔达那·胡尔曼,跟全国248名普通高校在校生和高中阶段的学生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生活,他们参加的是由教育部和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联合举办的第四届全国学生军事训练营。训练营共历时14天,分为两个阶段:7月30日至8月4日学生们在戚继光号训练舰上接受海军相关知识的培训;8月5日至8月12日孩子们则转战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开始陆上阶段的训练,侧重军事理论及行军拉练、识图用图等陆地军事技能训练。

  其实,每年的暑假都是各种军训和军事夏令营最密集的时候,只不过这个夏天,跟军事沾边的话题更“热”。

  确实,庆祝建军90周年的朱日和大阅兵让很多人热血沸腾;反映海军潜艇兵生活的电视剧《深海利剑》也在著名卫视的黄金时段播出;而军事题材影片《战狼2》更是创造了国产电影的票房奇迹。

  不过,当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跟随着这些00后们深入舰船、深入军营之后才明白,年轻人为何钟爱绿色军营和蓝色海洋。“荧屏上到处看到的都是‘小鲜肉’,而军营里到处都是阳刚气。”叶尔达那·胡尔曼说。

  军营氛围蓬勃向上、军人们飒爽英姿,有着青春期孩子最需要的力量与勇气。在这里,上百名00后在朝阳海风中训练、穿着帅气的海军作训服合唱《走向深蓝》、在颠簸与风浪中团结一心战胜自我。在这里,他们得到了学校社会无法给他们的宝贵经历,临别时难舍难分。那么,豪情过后呢?当军事训练结束,孩子们回到日常生活之后,短暂的军旅生活能在同学们漫长的成长过程中留下什么?

惊奇vs琐碎 用琐碎和重复来磨练意志

  一入军营,就像一面镜子,00后这一代人的优点缺点都立刻展现出来了。

  “当一名海军一定很浪漫,跟着潜水艇沉入海底小鱼就会在身边游荡。”天津第四十五中学即将升入高二的李玲嫣很具代表性,上舰了的同学们对大海、军舰、战士充满粉红色的幻想。

  再加上同学们大多数是第一次见到军舰、第一次进入潜水艇参观、第一次出海远洋,甚至一些中学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所以,即使是每天早上5:50就得起床、炎热的夏天也要穿着长衣长裤的作训服训练,孩子们依然欢天喜地。

  但是当严格的军事训练正式开始后,一切都变了。

  “每天要面对永远做不完的小扫除。”湖南师大附中即将升入高二的学生尹业荃说。当跟战士们的训练和生活同步以后,很多同学首先感到不适应的是重复和琐碎。

  “我们班小扫除的地点是军舰上的活动室。”叶尔达那·胡尔曼说,第一次听到广播通知要做小扫除大概是早饭之后,胡尔曼跟队员们一起特别卖力地打扫了自己班的责任区,大家对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满意。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中午饭之前和晚饭之前,他们又两次听到广播里通知:各班进行小扫除。

  “有必要一天打扫三遍吗?”不少同学嘟囔着。

  带着情绪,学生们很快懈怠了——有的拿着抹布东抹一下西划一下,有的便开始说说笑笑。

  很多人都说,现在的孩子有很强的质疑精神,但是服从意识比较差,这一点在军事训练营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学生们是坐火车来的,整个乘车过程中我们要使劲喊着大家,防止他们掉队,干什么事情都要喊着、催着,像保姆一样。”湖南队领队张智说。

  而服从命令遵守纪律是军人的天职,这是在安逸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难理解的。

  “小扫除真的是搞卫生吗?是磨性子。”天津队领队、中国民航大学的邓鹏老师不断给同学们做思想工作:军人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要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忍受寂寞,“一个人最痛苦的是什么时候?是无所事事的时候。所以军人随时都有任务,没有任务的时候就有训练,或者是学习,每天时间排得很满。在这种重复和琐碎中军人在磨练自己的意志”。

  学生们开始耐下性子。这时他们才发现,看似简单的小扫除他们并不能达到标准。“我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用抹布趴在地上擦过地。”尹业荃说。

  “我们的任务是擦甲板,一开始不得要领,擦得很慢。”来自华中科技大学附属中学的刘子杰说。经过班长的示范后,学生们才知道虽然每个班小扫除的区域并不是很大,但是要想快速、优质地完成也还是需要技巧的。

  “很多家长都抱怨现在的孩子缺少挫折教育。”邓鹏说,家长一边把孩子养得“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边感叹孩子没有赶上吃苦的年代,“其实,与其给孩子制造障碍或者困难,不如让他们在真实的生活中遭遇困难,然后克服困难”。

断网前vs断网后 没有“表情包”的生活更真实

  不过,对大多学生来说,这还不是真正的考验。

  “在军舰上的训练生活完全可以分成两段:断网之前和断网之后。”刘子杰说。

  军舰没离开军港时,手机信号是不受影响的,“那段时间,虽然我们已经分好了班、有了新的集体,但是大家的状态跟平日相差并不多。”刘子杰说,训练、听讲座,不需要太多的交流,而训练结束回到舱室后,每个人便很自然地捧起了手机,大家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变化发生在出海之后。

  随着军舰驶离港口,很多孩子感到自己寸步不离的手机“变砖”了。早有专家指出,这一代孩子是“数字原住民”,是伴随着网络长大的一代。“别看我们平时在微信里聊得挺热闹,真的要面对面时大家好像变了。”来自天津的李玲嫣说,“在网络上很多人思想特别活跃,即使遇到尴尬,那么多表情包就派上了用场。”

  一些学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他们的适应能力很强,没手机的生活同样可以有声有色。

  叶尔达那·胡尔曼发现军事训练营组织的讲座非常吸引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他时他刚刚学会用星星判断经纬度来测方位,“我们可以得到近乎精确的定位”。

  刘子杰则开始向同班的大学生学兄学姐们请教“学术问题”:大学的专业什么样、大学的生活什么样。

  更多的学生开始了全情投入进入状态。甲板上、宿舍里越来越多以班出现的小集体,他们有的在对训练进行总结,有的在为文艺演出积极讨论,有的则在敞开心扉交流感受……

  军舰航行的时候经历了一次风浪。“当时我们正在听课。”来自甘肃天水一中的汪亭妤说,这时突然听见身后有些响动,回头一看原来是跟自己住同屋的3个女生瞬间就不见了。等她跟出来才知道其中一个女孩子吐了。“当时大家都不舒服,但是那两个女生动作如此迅速地把同学扶出去了。我突然很感动,之前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完全没有交集,但是仅仅几天的朝夕相处,就有了姐妹般的感觉,太难得了!”

  “没有了表情包的掩饰,我们就要用自己的真实表情、肢体语言来相互回应。”李玲嫣说,大家收获了比“点赞之交”更深的友谊。

军营vs日常 豪情终会退却留下的应是担当

  不少领队老师说,很多孩子在出来之前根本不会照顾自己。进入训练营的第一顿饭,不少孩子看着眼前一盆盆的菜不知道选什么,15分钟后大多数人还没有选好,而通常情况下战士们已经用15分钟吃完饭了。

  一位对“吃什么”有着严重“选择障碍”的男生对邓鹏老师说,在家吃饭“洗完手,饭已经在桌上了,不用选。现在还真拿不定主意”。

  军舰上有洗衣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每到夜晚来临时,洗衣房更像一个战场,孩子们被如何使用洗衣机的问题搞得焦头烂额,而等熄灯号响起,洗衣房往往已经“汪洋一片”。

  孩子们最初的表现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表现,“也部分地反映出了他们家庭教育的状况。”邓鹏老师说。

  不过几天过去后,孩子们渐渐地从日常模式转变成军营模式。“以前从进餐厅到吃完要花40分钟,现在15分钟就能结束;以前起床慢慢吞吞的,现在雷厉风行了;以前书、水瓶都堆在桌上,现在起床后就能把自己内务整理好……”湖南省领队张智说。

  但是,军营生活终将过去,孩子们又会从军营状态回归到日常生活状态,就像汪亭妤所说的,“我还会回到一个高三学生的身份,要不停地刷题。‘高考距我还有300多天’,这句话对我超越一切”。 “如果这几日海上生活仅仅成为孩子们跟别人吹牛的经历,那么价值就降低了。”邓鹏老师说。

  那么离开舰艇,没有了起床号、没有了小扫除、没有了激发豪情的嘹亮军歌,也没有了战士做榜样,军营还能留给孩子们什么印记呢?

  天津的李玲嫣找到了自己未来的方向,她将报考军校进行人机联合技术方面的研究,“跟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军队在装备技术的某些方面还有很大差距”。

  叶尔达那·胡尔曼准备回家第一件事是去看《战狼2》,再隔着银幕“回味一下军营的味道”,另外,新疆是有很多与外国接壤的口岸,以前只知道那些地方是口岸,现在他“有了使命感,要更多地学习知识,开阔眼界”。

  使命就是担当。

  应该说这些孩子是幸运的,因为很多孩子在高中、大学也经历过军训,但是很多军训是把军人请到校园中,其实孩子们并没有脱离日常的生活环境,而这次训练营他们要真正在军舰上生活和学习,他们要融入到真正的军队生活中。“所以,很多道理他们可能已经听过很多次,但是只有他们真正亲身体验后,这些道理才能真正有助于他们成长。”邓鹏老师说。

【责任编辑:产娟娟】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