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合肥包河区试点“街道级”大社区

社区治理体制创新让社工专业毕业生找到“用武之地”

发布时间:2017-07-14 09:06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磊 钱江 李多庆 陈凯

  “如果不是社区治理体制创新,我们4个学社工的研究生可能不会相聚在这个年轻的‘大社区’,更不会成为事业的伙伴。”焦娜说。

  2015年,合肥市第二家街道级别的社区——方兴社区挂牌成立。同年,安徽大学社会学系硕士刘莉从另一个社区调过来。她的两个研究生师妹焦娜、任胜男通过统一招考,成为她的同事。与此同时,安徽师范大学社工专业硕士徐菲也被上海一家社会服务机构派驻到该社区。

  如今,4个小伙伴相继“挑起了大梁”。刘莉是社区服务中心的社会事务部部长,90后女孩焦娜、任胜男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成长为居民区的党支部副书记,辖区有2万多人。作为“体制外”的社工,徐菲也成为项目组的骨干。

  社工专业的大学生在基层到底有没有用武之地?这种质疑一直不绝于耳,不久前,南方一所985大学停招社工专业本科生,再度将这一话题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记者在合肥市包河区采访时了解到,社区治理体制创新促使社区工作的重心由“行政管理”向“社会服务”转变,亟须擅长做社会工作的专业人才充实到基层组织中。此外,社区“两级中心”的建设,必须依靠大量社会组织承接服务,这为社工专业毕业生提供了丰富的就业岗位。记者在合肥调研社区和高校社会学专业时发现,越来越多的本科生、硕士生不再将就业局限在报考公务员上,他们扎根社区,让专业特长有了“用武之地”。

“三级”变“两级”,基层组织需要补充新鲜血液

  近年来,合肥包河区、滨湖新区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项目和人员快速集聚,多元化服务需求日益旺盛。

  在形势的倒逼下,包河区在安徽省率先启动社区治理体制改革,以新型“社区制”取代传统“街居制”,变“区-街道-社区”三级管理为“区-社区”两级,形成“党委领导、多元共治、居政分离、一社多居”的组织架构。

  “社区坚持重心向下,突出扁平精简高效。”据方兴社区党委书记沈先财介绍,作为政府在社区实施服务和管理的执行机构,服务中心推行“大部制”改革,下设4个工作部门和8个网格办,较之传统“街镇”,部门精简五分之四、人员精简三分之二。

  与此同时,方兴社区做实社区共治理事会,全面推行“社区共治、居政分离、居民自治”, 将居委会过去承担的行政职能和社会管理任务完全剥除,让社区回归居民自治属性。

  “工作内容和方式发生重大变化,这就要求社区工作人员要沉到一线,服务和管理都要一竿子插到底。”在沈先财看来,改革对社区工作人员的素质和能力提出新的要求,“居委会的工作不再是‘大妈们’都能包办的。”机构精简之后,更需要补充“以一当十”的新生力量。

  据了解,包河区近年来引进了50名社工专业的高校毕业生,目前有8人为硕士毕业,均在社区工作。在方兴社区,经过一年多的历练,焦娜、任胜男的专业能力得以凸显,社区党委大胆启用年轻干部,把她们分别派到两个新建的大型居民区,担任党支部副书记。如果按以往的体制,她们至少要入职10年后才能担当这个角色。

  “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对接社会组织搞好服务,同时推动居民自治,过去学的社会工作方法,现在都能派上用场。”任胜男来到蓝山小区之后,立马参与策划了“幸福邻声”活动,牵头社会组织、物业等相关方组成“幸福邻声”邻里关爱团,通过亲情问候、敲门拜访、指尖微公益等方式,帮助社区居民重拾邻里亲情。此举旨在破解“社区冷漠症”,引导社区居民广泛参与居民自治、邻里交往,增强邻里间的心理认同。

社区“两级中心”集中建设,需要更多的社会组织和专业人才

  据包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李香贤介绍,2016年起,包河区开始推行城市规划建设与社区治理服务一体化模式,以构建社区“15分钟”综合服务圈为目标,按照1500米与500米的服务半径建设社区“两级中心”——“社区中心”与“睦邻中心”,分别规划占地85亩、30亩,实现社区办公、娱乐休闲、公共卫生、老年福利、群众体育、文化教育等八大服务功能。

  为此,该区探索实行“两个90模式”,按照片区规划范围内住宅类项目每平方米提取“两个90元”的办法,即中小学建设费用90元、社区管理服务用房和幼儿园建设费用90元,作为社区“两级中心”建设经费,不足部分由区财政统筹解决。

  有了完善的硬件平台,一批安徽省内外的社会组织开始涌向包河区,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徐菲所在的上海“屋里厢”社会服务机构承接了康园睦邻生活馆的托管工作。她和项目组成员一道,立足这个回迁小区居民的实际需求,以“睦邻节”为主题,发动居民开展志愿服务、跳蚤市场、家政服务等系列活动,在公益服务的过程中发掘居民骨干,引导回迁居民逐步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和自我教育。

  “凡是社会能办的,尽量通过政府采购、服务外包等方式,交由社会组织承办。社区只负责制定规则,搭建平台,协调关系,加强考核,让专业力量去做好专业事情。”据李香贤介绍,不久前,方兴社区与一家慈善基金会合作,双方共同出资成立了安徽省首个以PPP模式组建的居民自治专项基金。

  在徐菲看来,通过这种模式,政府和基金会筹钱,社会组织、居民进行项目申报,再由居民、出资方、专家等共同组成评委会评审。“钱怎么花,由居民说了算,社会组织的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扎根社区大有可为

  “社工专业人才,过去大家可能还不太重视,现在都在‘抢’,因为一个优秀的人才就能带动整个面上的工作。”沈先财说,现在社区工作人员都在忙着为转型“充电学习”,自己也带头报考了“社会工作师”,并且已经通过了两门考试。

  暑假刚至,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的20名学生就来到该校与方兴社区共建的基地实习,在沈先财看来,这是社区储备人才的最佳契机,“希望他们能够在社区得到锻炼,爱上社会工作,更希望他们能留下来。”

  “社会工作是典型的应用型专业,在参与社会治理的过程中,该专业在解决具体社会问题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社工专业的学生接受过系统的专门训练,掌握丰富细腻的专业技巧与方法。”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教授吴宗友认为,“社会工作”连续3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专门论述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这足以证明社会工作的重要性,社工人才也将大有可为。

  让吴宗友感到欣慰的是,他参加合肥市公益项目评审时发现,随着政府对社会组织的政策扶持力度加大,不少非社会学专业的毕业生,出于对社工的热爱,自学社工专业知识,进入社会组织工作。“相当一部分人还走上了创业之路,创办社会机构,为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及职业化,贡献青春和聪明才智。”他说。

【责任编辑:吴蕴聪】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