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自强之星 >  2016

谷乐:我一定要跑起来!

2017-03-24 14:49 来源:中青在线

  谷乐,1992年出生,现为东南大学数学系硕博连读二年级学生。她出生于一个平凡而又幸福的家庭,父亲谷宏伟、母亲吴萍分别是扬金橡胶和扬子石化巴斯夫的工作人员。

  和大多数90后姑娘一样,谷乐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独生女。她自幼聪颖好学,2007年,曾以扬子一中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金陵中学。2010年高考,谷乐如愿考进一本。

  如果没有意外,谷乐将在2014年成为一名研究生,专注于自己的学业,追求着自己的梦想。

  然而,2013年下半年的一场爆炸彻底将她的生活炸得粉碎,把她推向梦魇一样的深渊……意想不到的爆炸

  2013年10月19日下午,21岁的大四学生谷乐在位于南京江北的家中复习功课,为两个月后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作准备。下午5点40左右,谷乐感觉肚子有点饿,就去烧水泡方便面。

  谷乐麻利地把水壶放到液化气灶上,点开火。忽然,眼前一片通红,熊熊大火拔地而起。随着一声巨响,火焰迅速向她涌来,吞噬着她。

  来不及多想,谷乐飞速冲到对面邻居家,皮肤被烧焦了,瞬间裂开来,大大小小的皮块纷纷从身上飘落下来。

  大火肆虐,席卷到邻居家里,大家只得一起往外逃。火势越来越猛,邻居们幸运地冲下楼去,谷乐却没能下去。

  她转身折回阳台,用双手死死地抓住栏杆往下爬,彼时的谷乐,双手已经被烧得严重变形,肿的像两块馒头,钻心得疼痛。强烈的求生欲望逼着她坚持下去,她用尽所有的力气,从三楼阳台爬到二楼的防盗窗。邻居们迅速把她托到一楼,谷乐得救了。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把谷乐送到附近的扬子医院。医生用清水给她冲洗了半个小时,又对伤口进行包扎。由于伤势过重,谷乐全身都被缠上了白纱布,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扬子医院建议,尽快转院。

  当然,得救后的一切,谷乐都毫不知情,因为她已经昏迷不醒。艰难地脱离火海,苦难却刚刚开始,这场意想不到的爆炸彻底炸碎了谷乐的生活。

  谷乐受伤前照片

  别人走路,我就得跑

  谷乐被送到鼓楼医院北院。在那里,她又昏迷了三天三夜,持续高烧40度。经鉴定,烧伤面积达53%,多为深二度和三度环形烧伤。

  在昏睡72小时之后,谷乐终于醒了,谷宏伟和吴萍两口子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然而,对于病痛中的人来说,醒着远远比昏迷痛苦。

  柔弱的谷乐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坚强。不管多疼,她都咬紧牙关坚持。那段日子,谷乐的双腿时时刻刻都像有几万只蚂蚁在咬,又疼又痒,可她却很少吱声。谷乐说:“命在,我就要坚持治疗!”

  只有一种情况是谷乐忍不住的,那就是换药!每天都要换药,每次换药都要撕下纱布,每当撕下纱布时都不可避免地会把部分皮肉撕下来……每天一早,临近换药的时间,谷乐就开始紧张。走廊里一有动静,她就浑身发抖。

  为了减轻痛苦,护士会在换药前给谷乐注射镇定剂。可是,普通的镇定剂丝毫缓解不了她的疼痛。医生又给她用了装着芬太尼注射液的镇痛泵。没想到,这种办法也完全无济于事,换药时除了疼,还是疼!

  谷乐是个特别低调内敛的姑娘,平时讲话轻声细语的。可是换药时剧烈的疼痛促使她不得不本能地大喊大叫。很快,身边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们都知道了她的情况。只要谷乐一叫,大家就知道704病区12床的小姑娘又在换药了。

  谷乐身上坏死组织过多,若不清理,一旦感染,将会危及生命。于是,医生给她做了一次“削痂”手术。“削痂”手术特别残忍,就是把身上的腐肉削掉,深的腐肉用刀削,浅的腐肉用钢丝球刷。由于创面过大,手术整整做了6个小时。当天晚上,麻药药效过去之后,谷乐疼的嘴唇哆嗦,牙齿打颤,她默默把疼痛咽了下去,一声也不吭。

  12月中旬,她的身体开始出现大幅度感染。医生不得不调整了治疗方案,开始每天用大量的水对谷乐的身体进行冲洗。

  一开始,医生让家属把谷乐拖到卫生间冲洗。因为身上没有皮肤,所有的肉都裸露在外,稍稍一动就会导致开裂。每次冲洗前,都需要两个人搀扶着谷乐,然后缓慢地把她拖到卫生间。尽管拖得特别小心,可是谷乐还是一边前行,一边鲜血直流……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在病房里放两个病床,让谷乐俯卧着,头部趴在一张床上,脚部放在另一张床上,身体悬空在两张床中间,妈妈吴萍蹲在地上帮她冲洗。

  可是,冲洗伤口的疼痛仍然不可名状。为了避免身体对疼痛的本能反抗,每次冲洗时都有两个人把谷乐按住。有一次在冲洗过程中,谷乐感到撕心裂肺的疼,几次试图挣扎。可是爸爸却把她按得死死的,她丝毫没法动弹。事后,谷乐开玩笑问母亲:“你真是我的亲妈吗?怎么舍得看我这样?”好几次,谷乐都在冲洗的过程中休克了。

  谷乐一直以积极的心态坚持治疗。看到网上跟自己病情类似的人大多没法正常生活,谷乐对妈妈说:“要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必须付出超过常人10倍的努力。别人走路,我就得跑,我一定能成为有用的人!”

  善待自己 感恩家人

  身体的疼痛,治疗的无望,高昂的医药费……各种压力把谷乐压得喘不过气来。有时候,谷乐也感觉到绝望。可是看到为自己忙里忙外的父母,她很快就会释然。

  谷乐受伤后,父母从单位请假,专门照顾她。大半年的时间,谷宏伟夫妇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比女儿还要艰难。

  按照医院的惯例,病人换药时不允许家属在旁边观看。但是医生考虑到谷乐的特殊情况,特许她的父母换上无菌服,陪在女儿身边。

  有一天,医生照例给谷乐换药。谷乐又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看到女儿痛苦的样子,妈妈失声痛哭。旁边身心俱疲的爸爸一着急,“扑腾”一声栽倒在地上。此后,医生再也不允许父母陪伴她换药了。

  有半年时间,谷乐都不能下床。每天洗漱完毕,为减少创面和床的接触,父母一人抱着几个枕头,绞尽脑汁把枕头摆成合适的角度,让女儿靠在上面合个眼。因为谷乐隔几分钟就必须翻身,所以晚上就要不停地寻找角度,不停地更换姿势……有一晚,爸爸扶着谷乐的左肩,妈妈扶着她的右肩。也许是太困了,谷乐竟然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她发现父母仍然保持着自己睡觉前的姿势,爸爸的身子开始倾斜,像个圆规斜靠在墙上;妈妈的双手开始颤抖,不住地往下滑……那段时间,谷乐很少睡着,经常只是眯一会,然后睁眼到天亮。夜里身上痒,谷乐忍不住用手去抓。母亲总是阻止她,帮她轻轻地拍。

  多数时候,吴萍一夜都不能合眼。尽管如此,她每天清早六点前准会下床,为谷乐准备早饭。然后去菜场买菜,到附近的加工点烧好,再端回来。

  吴萍每天都精心地烹饪饭菜:小虾被仔细地剥出来,堆成了山;鱼片被抽掉了刺,鲜嫩得很;新鲜蔬菜你方唱罢我登场,苍翠欲滴……谷乐真心感激妈妈对自己的爱。可是,完全吃不下呀……父母不住地鼓励谷乐:吃一口,再吃一口,就像小时候哄她吃饭那样。因为进食缓慢,每顿饭都是凉了热,热了凉,一顿饭吃一两个小时是常有的事。父母却只是在谷乐吃完之后匆匆扒几口残羹冷炙。

  每天的治疗和康复训练很是复杂:先给谷乐按摩,然后抹药,随后处理创面(把水泡一个一个挤掉)。接下来,最难的部分就是穿上“弹力裤”。这种“弹力裤”是专为烧伤病人设计的,只有四五岁孩子穿的裤子那么大,但是弹力却是普通丝袜的10倍。因为裤子太小,每天穿上它都特别不容易:妈妈先把弹力裤套上她的脚踝,然后再仔细地一点一点撑开,再慢慢拎上去,生怕弄疼了她,每天穿这个裤子都需要至少40分钟。

  每晚谷乐脱下弹力裤的时候,米黄色的裤子上都沾满了血迹和脓液……谷乐说:“我的腿上早就千疮百孔了,可是妈妈给我穿袜子的时候,就像对待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细致。看到她这样,我觉得必须善待自己!”谷乐受伤后,爸爸妈妈分别瘦了20斤左右。

  家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天牵挂着谷乐的病情,谷乐的老师同学、父母的同事同学和家里的亲戚都给谷乐带来了各种帮助。谷乐住在鼓楼医院北院期间,有一天她80岁的姨婆婆只身一人从江北坐公交转地铁赶到市区,只为给她送来一碗亲手包的饺子。老人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是治疗时间,她等了很久都没见到谷乐,只好放下饺子往回赶。2014年春节前一天,医生才松口答应让谷乐回家过年,可是家里冷锅冷灶的,什么年货都没有置办。亲朋好友们送来了咸肉、香肠和各种其他食物,这些往事让谷乐至今回忆起来仍然热泪盈眶。

  晕倒,也要倒在考场上

  2014年9月,谷乐的病情终于日趋好转,她坐在轮椅上,回到学校办理复学手续。鉴于当时的身体状况,谷乐申请了免听课程。在医院,谷乐一边进行康复训练,一边自学学校课程,还争分夺秒地备战考研。在诊疗室做导入的时候,谷乐一只手做手部训练,另一只手攥着手机背单词。对于专业课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谷乐更是尽心尽力。有时候,为了算出一道微积分题的答案,她要打五六张草稿纸。从当年的9月到12月,光数学题,谷乐就做了3000多道。

  2014年12月,谷乐终于走上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考场。自受伤以来,她从来没有让双脚垂直放在地上超过10分钟,可是每门课的考试时间是3小时。对谷乐来说,这次考试首先考验的是身体,而不是智力。

  此前,谷乐一直希望考试时不要坐第一排,好把双腿放在前排座位的横梁上。可是,进了考场,发现自己就是第一排。她急中生智,让身体倾斜90度,把脚放到旁边的空座位上。因为这个姿势保持不了多久,所以考一场下来要无数次更换姿势。

  由于皮肤严重损毁,创面愈合后就是疤痕增生,疤痕中血管特别多,双腿下垂的时候血液下流导致过度充血。第一天考完,双腿全是血泡。母亲劝她放弃第二天的考试。谷乐说:“我努力到今天,不就是为了这次考试吗?怎么可以放弃?”

  考完第三门课程《数学分析》的时候,吴萍在考场外焦急地等待。可是,谷乐很久都没有出来。吴萍不放心,来到教室门口,看到女儿正一点一点挪动出来,外裤上有斑斑血迹,鲜血顺着裤管一滴一滴流下来。吴萍慌了,飞奔过去,掀开女儿的裤脚,发现弹力裤上沾满了血,两条腿已经是乌黑一片。

  一直特别支持女儿考研的吴萍突然“变卦”了,她让谷乐放弃下午的考试,谷乐却坚决不从,她央求母亲:“妈妈,你让我去考吧,我就是倒也要倒在考场上!”就这样,谷乐下午再次出现在考场。考完试,医生为她引流了20多个大血泡。

  坚持考完试已是特别不易,更难得的是,谷乐以统考专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东南大学数学系录取为硕博连读研究生。其中,高等代数以133分的高分位居第一。谷乐把成绩全都归因于父母的坚持和亲朋好友的支持,开始用行动回馈社会。

  她主动提出为父母单位的孩子们补课。一位叫陈诺的小朋友原本成绩靠后,在谷乐的帮助下,陈诺的成绩跃居重点中学扬子一中的班级前三名。

  另一位叫谭清的孩子从外省小学毕业后考进扬子一中,小学期间没有学过英语。刚进初一的时候,英语学得很费劲,其他功课也比较一般。谷乐耐心地对她进行辅导。如今,谭清的英语成绩位居班上中等偏上,其他功课都是90分以上。

  谷乐还经常带孩子们做寿司,做牛轧糖,教他们寻找生活中的乐趣。谷乐特别心灵手巧,为了左手的康复,医生曾建议她用粘土做手工,她捏出的龙猫、哆啦A梦、小黄人个个栩栩如生,惹人喜爱。今年4月,比利时鲁汶大学Alfons教授来访,谷乐按照他的样子捏了个人像,教授直夸谷乐手巧。

  如今的谷乐每天都要做艰苦的康复训练,她的双腿仍然经常不适。为了防止疤痕增生的加剧,她仍要坚持天天穿弹力裤。每到夏天,姑娘们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露出健美的腿。而谷乐却不能这样,她必须穿着紧绷绷的弹力裤,再套上外裤,没有排汗功能的双腿仍然像有几万只蚂蚁在咬。因为腿部无法完成下蹲的动作,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谷乐上课前都饿着肚子。

  谷乐从来不叫苦,不抱怨。她坚强地面对一切,努力学习,执迷于科研。她依然爱笑,依然爱美。谷乐经常讲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8岁的小男孩,在一次火灾中被烧成重伤,下半身丧失了行动能力。面对伤心的父母,男孩大声宣誓:“我一定要站起来!”从那以后,他每天都要扶墙练习走路。终于,在一个清晨,他站了起来。在另一个清晨,他又“奇迹”般地跑了起来。这位男孩后来成了世界冠军,他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长跑运动员----葛林·康汉宁。

  如今,走路对谷乐来说已经不成问题。但是她又有了新的目标,她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跑起来!”

【责任编辑:郭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