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自强之星 >  2010

豆本加:情系高原赤子心

2017-03-23 14:45 来源:中青在线

  标兵寄语:我是2010年度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标兵豆本加,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现在还在读书。自强之星活动让我认识了一群有理想,有抱负,有行动力的朋友,成为我奋斗的榜样和前进的鞭策。感谢每一位为这个活动的成功而付出艰辛劳动的工作人员和支持者,你们所提供的教育机会让我受益终生。祝福自强之星越办越好。

  我来自青海,是藏族的后代。我像鸟儿一样向东飞到了渤海,但我的思念永远还在青海那边,犹如风筝,不管我飞出多远,一根线永远连着我起飞的地方。

  我的家乡还很贫困,温饱的问题虽说是早已解决了,但与这里一比,她是比较落后。我想我有责任发挥自己眼界宽、有知识的优势,尽力为改变家乡贫困的面貌做出点贡献。

  我一个清贫的学生,能为家乡父老乡亲们做点事情,全靠社会对藏族群众的关爱,靠众多好人的爱心,可最后荣誉却都一个个落在我个人头上,这让我深感内疚和不安。在此我再次感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我认为他们的名字才应上这“好人榜”。

  10月,秋收了,农闲了,青海省贵德县常牧镇岗塔村藏族的阿姨、阿奶们,背着用新麦炒制的糌粑,带上喷香的酥油和哈达,去朝拜藏传佛教圣地塔尔寺。佛祖面前,阿姨、阿奶们虔诚地叩着长头,感谢佛祖降福岗塔村,赐予她们一个优秀的男孩儿豆本加,祈求神灵保佑这孩子平安……而此时,那个年仅20岁的男孩豆本加,正在天津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的教室里安静地读书。这个大四学生,去年被评为“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标兵”,今年被评为“天津市新长征突击手”和“天津市道德模范”。他做了什么?获如此诸多殊荣?还让家乡的阿姨、阿奶们这样想念他?

  儿行千里娘在心里

  岗塔村,青海东部贵德县常牧镇浪查行政村中的一个小山村,30来户人家稀稀散散地分布在海拔3500多米的山上。山高缺水,耕作原始,小山村的发展落在时代后面,党和政府照顾,温饱不成问题,但繁重的劳作让这个小村的村民尤其妇女们活得非常劳累。比如秋收,男人们外出打工或放牧,田间农活儿全靠妇女,收割、脱粒、扬场、搬运,全靠妇女长满老茧的双手和肩膀。田间没有车道,妇女们背着小山一样的麦子,艰难地走在山道上。一个秋收忙下来,女人们几乎累折了腰。再说浇田,全村百十亩高低错落地浇水,全用一条水渠浇灌,那是条平地筑起的简易明渠,600多米长,平时到处漏水,水大时土石砌筑的堤埝就会被冲垮,误了浇灌麦子会被烈日烤干。每当轮到岗塔村浇地时,即使寒冷的夜里,岗塔村的妇女们也得彻夜看守着水渠。天长日久,岗塔村的女人们几乎全都累出了腰病和腿病,老年后严重的就成了佝偻,她们自以为这就是女人的“命”。然而,这苦“命”到2009年,被岗塔村一个男孩儿给打破。

  豆本加,岗塔村俄日才让家的儿子,2008年考进天津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攻读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这小伙儿个头儿不高,长得很帅,人品特好,好多农村孩子进城上大学后,一年土,二年洋,时间一长甚至都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家乡。豆本加不,他的形象总是那么简朴,他的心里总在惦念着他那远在高原的爹娘。

  青海贵德是个贫困县,岗塔村不富裕,全村人住在土木结构干打垒式的房屋里。豆本加走下青藏高原,走进现代化大都市,物质文明巨大的差异,让豆本加明白了父母在那种条件下供自己读书是多么的不易。因此自读大一起,在他汉语还都说不利索时,他就开始想:我为爹妈、为父老乡亲们做些什么?那水渠的事情他很小就知道,夜里他睡在温暖的被窝儿里,妈妈却在外面挨冻。好多人把报效父母或是父老乡亲们的计划全都放在日后自己发达起来的日子里,豆本加不,他要立马行动。

  2009年9月,豆本加撰写了一份《关于修建一条水渠的报告》,文中详细介绍了一条牢固的水渠对减轻岗塔村妇女劳动强度的重要性和急迫性,并说这将有助于孩子们上学,因有不少妇女自己忙不过来时便让孩子去帮着看守水渠。报告写完后他给学校老师一份,又用英语译写一遍后寄发到社会上。他曾听西宁的同学和朋友们说,国际上有些扶贫机构,愿意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一些有助于农村经济发展的小问题,因此他想把他的报告投给那种机构看。

  豆本加不知道那些机构在哪?也不知道那些机构的名称,他就发动群众,把报告用电脑发给所有他认识的人,问谁可以帮忙?一个大学生,如此热爱自己的家乡,人们被感动了,他的邮件被传给同学的同学,朋友的朋友,结果就发到了西宁一个名叫“乡村之友发展促进会”的机构。机构负责人李加也是一名藏族人,他复函给豆本加,说新西兰的一个机构愿做这样的事,他可以将豆本加的报告递交到新西兰驻华大使馆。但豆本加必须要说清楚所需造价,比如材料的价格和数量是多少?运费、工费要多少?

  几经周折,大二学生豆本加还真办成了这件事情,修渠的资金45900元2009年11月份打进账户。消息传到岗塔村,全村一片沸腾,村长电话里一连问了好几遍“这是真的吗”?母亲在电话里说:“知道吗孩子?你帮全村的阿姨、阿奶们解决了一个多大的问题!”

  很快,一车车粗大的水泥管运到了岗塔村。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一条长达640多米的、坚固而又封闭的水渠,从取水口修到了岗塔村的田地里。岗塔村的妇女们再也不用整天整夜地守着那水渠了。

  募捐收割机为家乡父老

  2009年寒假,豆本加回家过年。父亲骑摩托车迎出20公里,见面就是一个结实的拥抱。到家后,村长才让来看本加,见面就是一条洁白的哈达和一本“荣誉证书”。全村的阿姨、阿奶们来谢豆本加,夸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水渠的成功增强了豆本加的信心。这时他想做一件更大的事情,就是把岗塔村,包括周围所有村庄的阿姨、阿奶们,从秋收这一最繁重的农活儿中解脱出来。他跟村长说:“想办法再给村里弄台联合收割机吧。”村长一听吓一跳,想这娃别在是发烧了?联合收割机一台十几万元,这钱谁送你?

  回到学校后,豆本加再次闷头写起调查报告来,他在《关于浪查村亟需一台联合收割机的报告》中呼吁说,岗塔村地区的妇女们常年劳累过度,普遍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膝关节炎和佝偻病等多种疾病;她们的孩子也因参与秋收耽误学业,一台联合收割机能把她们从繁重的秋收作业中解放出来。

  报告写完后,豆本加开始还想走水渠的路子。他先了解联合收割机的型号和价格,上网一查,西宁的青海农业机械化集团有限公司有一台较比理想的联合收割机,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说在2010年6月22日之前购买者,国家补贴30%。那台机器标价103850元,国家补贴后,一下子就能省掉30900元,钱越少,成功的希望就越大,豆本加看后非常兴奋。

  但如此一来,再走水渠的路子,手续繁杂,时间就不够了,怎么办?天津一位同学启发他说:“求助一下社会吧,这事没准儿在国内、在天津市就能解决。”豆本加赶紧把他的报告通过网络发给他的同学和朋友,末了还是那句话:“如果您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事情,请您帮助我;如果您也没办法,请替我把它转发给您的朋友。”

  不久,天津《城市快报》报道了此事,各大知名网站纷纷转载,“90后”藏族小伙儿要改变家乡如今的大学生们、尤其城里的娃娃们只知道“啃”老,有谁关心父母的艰辛?两厢一比,豆本加的精神感动了好多读者,不少人慷慨解囊,成全豆本加的孝义之心。

  众人拾柴火焰高,按说72950元的款子,众人一捐就有了,没准儿还会超。但豆本加不,他声明只要65000元,剩下的7950元,连同搭建车棚所需的3000元,他非要让岗塔村的乡亲们,包括他父母在内一起平摊。他说不能让这宝贝来得太容易,否则它得不到应有的爱惜,必须要有大家的一部分钱财在里面,人们才会加倍地爱惜它;还说捐款的人们挣钱也不易,不能利用人家的爱心,狮子大开口。多么诚实忠厚的一个藏族孩子,捐钱的人们更加喜欢他。

  去年6月19日,天津20多个爱心人士为豆本加凑齐了65000元。

  6月25日,村长才让去县城里提货。一台崭新的、山东福田雷沃国际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联合收割机已经备在那里。村长说跟上两个人就行了,村民们说“不行”,“呼啦啦”出动20多人,全都骑着摩托车,风尘滚滚地跟着村长去县城。

  到达县城后,村长先去银行取出豆本加汇去的6万余元。那么多的钱,这些庄稼汉谁见过?他们前呼后拥地护着村长,直奔提货的地方。交钱,提货,一台高大、漂亮的联合收割机转眼间姓了“岗塔”,人们乐啊,洁白的哈达献上去,鲜红的鞭炮放起来,20多个汉子轮流着爬进驾驶室,欣喜若狂地抚摸着……

  那天,联合收割机开到岗塔村,全村妇女们迎上去,哈达、丝带瞬间挂满机身。豆本加的妈妈索南羊忠避开喧闹的人群,拨通儿子的电话,流着眼泪说:“太好了,太激动了,全村的阿姨、阿奶们都在夸你,你又为我们女人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感谢你!孩子。”这边豆本加说:“妈妈,您千万别这样说,是您把我养大的,我不过是做了一点该做的事儿,而且还靠好多好心人帮忙。”

  自去年起,在岗塔村,连同周边好多的村庄里,秋收成了一件非常轻松的事。联合收割机开进去轰隆隆一跑,粮食直接进袋,然后被拖拉机拉走,田地的女主人站在一旁变得没事干了,过去她们累死累活半个多月才能干完的活儿,如今几个小时就得了。美得阿姨、阿奶们告诉豆本加,感觉像是一下子进步了几十年。

  豆本加,尚未毕业就为家乡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他是岗塔村的好儿子,他是“90后”大学生中令人称赞的楷模。(记者:李雅民)

【责任编辑:郭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