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一对维吾尔族博士生姐妹的教育扶贫路

发布时间:2017-03-20 09:01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杨洁 徐燕 雷宇

  32岁的博士生库妮都孜·司地克手机里存着数以百计的孩子的照片。照片里,有低头读书的男孩儿、对着镜头笑的女孩儿,在操场上追着、跑着、踢足球的孩子们……

  照片的背后,是她和同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双胞胎姐姐尤丽都孜共同的事业。

  从舞蹈演员,到去美国攻读联合培养的博士学位,而今,作为新疆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玉兔慈善基金的发起人,一年多时间,组织志愿者支教、资助百位新生开启大学之旅、在偏远的乡村建起图书馆,两姐妹开始人生新征程。

  3月初,两人准备参加博士论文答辩,即将走出校园。姐妹俩希望,“将公益之路一直走下去”。

  “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尤丽都孜和库妮都孜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姐妹俩从小喜欢跳舞,后来被特招进入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上中专。

  2001年,姐妹俩在完成中专学业后,被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当时的中国歌舞团)选中,成为专业的舞蹈演员。

  在歌舞团她们的生活过得很充实,但两姐妹总觉得自己的文化修养方面不足,出国演出交流语言不通也是个很大的阻碍,两人决定回到校园。

  2003年,姐妹俩辞职回到乌鲁木齐专心学习。几个月后,通过高考,姐妹俩都被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外国语学院录取。

  2008年,姐妹俩的本科毕业论文都得了“优”,被保送研究生,分别就读经济管理学院资源产业经济专业、资源学院资源管理工程专业。

  2010年,中国地质大学大学生艺术团赴美访问进行文化交流,姐妹俩获得美国国会特发的“嘉奖”证书。当年5月,通过硕博连读考核答辩,她们成功申请到母校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联合培养博士资格。

  多年后回想,库妮都孜说,是知识让姐妹俩走得更远,“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扶教育、扶思想、不扶贫”

  姐妹俩小时候,妈妈就告诉她们,对需要帮助的人要施以援手。善心就像一颗种子,在她们心里生了根。

  2013年11月,一次偶然机会,姐妹俩在腾讯公益平台上了解到维吾尔族老人尤努斯·阿布拉23年背着患脑瘫重症的儿子牙库甫在全国奔波求医的故事,她们想为其捐款却发现该项目因捐款数额已满而关闭。

  姐妹俩觉得,通过这样的网络公益平台帮助更多的人是有效、管用的,她们想借助该平台去做些公益项目。

  2015年3月27日,姐妹俩为渴望光明的新疆小女孩穆开代斯专程去北京的腾讯基金会寻求帮助,基金会对姐妹俩的爱心给予了肯定和支持。

  当年,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局的第二批住村干部,尤丽都孜和库妮都孜的父母赴阿克苏地区柯坪县玉尔其乡住村。通过父母,尤丽都孜和库妮都孜得知这个贫困县适龄失学儿童较多。

  2015年4月2日,腾讯公益在网上正式发布了由尤丽都孜和库妮都孜发起的“困境中的新疆小学生”筹款项目。一天时间,480人参与,2.7万多元的善款,这让姐妹俩感受到网络众筹公益行动的力量。她们决定回到新疆,投身公益事业。

  一个星期后,姐妹俩带来了书包、铅笔、水彩笔,分发给柯坪县玉尔其乡的贫困学生。然而,她们想做的远远不止捐赠物品,尤丽都孜说:“我们扶教育、扶思想、不扶贫。”

  “我们是舞蹈演员,通过学习,迈进了大学学府,去往美国求学,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库妮都孜和尤丽都孜向孩子们宣讲,向家长们宣讲,告诉他们“一定要靠自己走出乡村,改变命运”。

  有学生悄悄在台下手写一封信,临走前递给了她们:我会努力做个有用的人。有70多岁的老爷爷带着两个孙子,承诺:一定会让他们继续上学。

  “不能让学生产生依赖心理,觉得被帮助是理所应当的。”去每所学校宣讲前,姐妹俩都与老师商量,提前为学生布置“小测试”,要求每天学习5个汉字,一个句式,规定只有完成的学生,才能拿到礼物。

  库妮都孜曾看过一个三年级的学生,作业上的汉字歪歪扭扭,像画画一样,“但是看得出他在努力地学习,应该得到鼓励”。她想让学生明白,只有付出,才能得到收获。

  对于受资助的新疆大学生,她们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必须有自立精神。有一次,姐妹俩见到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男孩,男孩骑上家里的红色摩托车,装上瓜果去市场上卖,贴补家用。帮扶对象就在这样的实地寻访中确定。

  一年多来,玉兔基金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等机构合作,发起“困境中的新疆小学”“昏迷中的新疆学子”“温暖和田贫困生”等30多个项目,募集220多万元,资助1400多人,走访调研30多所农村校园,30多场宣讲教育,完成近40个医疗及教育类慈善项目,助力100位大学生追逐梦想。

  “一两句话,可能给了他梦想的火苗”

  在喀什地区塔什乡尼萨村小学,有一个蓝色长板房,是教室、宿舍,也是图书馆,没水没电。房子后是一座陡峭黄土坡,下了课,学生们就在土坡下面踢足球,人一多,尘土到处都是。

  姐妹俩宣讲时,学生们搬着凳子,一排排地坐在下面。姐妹俩问他们,“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一个8岁半的女孩儿举起手,站起来说:“当医生。”“为什么?”“因为我可以治好很多病人,让我妈妈也好起来。”

  叫阿卜杜许库尔的男孩捧着航拍机照相,按下遥控器按钮,航拍机慢慢升起来,越来越高,他抬着头,不敢眨眼睛。长大了,他想造飞机。

  教师、警察、工程师……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姐妹俩很难受,“我们的一场讲座改变不了太多,但其中一两句话,可能给了他梦想的火苗,就很值得。”

  在和田地区郎如乡普吉亚村小学,9个教师,222名学生,七八平方米的图书室,两个书架。走进去,库妮都孜看到,书柜边角外翘了,打开书本,纸张已经泛黄,一股灰尘的味道钻进鼻子。没有图书管理员,老师有时间才会打开门,允许下课的学生看书。

  于是,玉兔慈善基金的另一个项目——爱心图书室开始建起来了。

  姐妹俩自己列儿童书单,自己跑到出版社找书,花很多时间才能买齐。送到了学校,库妮都孜和尤丽都孜耗上一下午时间也要自己把图书摆整齐,“我们都是强迫症患者,一件事想从头到尾做好”。

  如今,在和田地区,9个爱心图书室建了起来。“发书包、做演讲、与孩子们互动,一天下来脚都肿了,但看到孩子们露出笑脸,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对知识的渴望时,我们不觉得累。”库妮都孜说。

  有小孩来问她:“怎么可以像你们一样有力量?”库妮都孜会告诉她,一定要好好学习,“有知识,全世界都会尊重你”。

  “在公益中,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快乐。”姐妹俩还在筹办高端教育培训机构,让少数民族孩子和汉族孩子一起接受传统文化、现代文化、思想道德三者融合的教育,通过自己的事业助力公益事业的发展。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