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原来每个男护士都有一段“血泪史”

发布时间:2017-03-03 14:06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海涵 王磊

  2016年5月9日,陕西省西安市,出生于1986年的护士李强在工作。别看他还没有结婚,却是西安市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的“超级奶爸”。视觉中国供图

  新学期伊始,在合肥职业技术学院医学分院的护理技能训练室里,护理专业大学二年级的锁效龙和两位同学一起对病人模型进行生命体征检测和模拟抢救,他们穿着整齐,神态紧张,争分夺秒,仿佛置身于医院抢救的真实现场。

  他们正在积极备战3月举办的安徽省护理技能大赛。锁效龙作为近年来该校推选参赛的首个男生,也是开了历史的“先河”。

  “我喜欢这个职业,家里有亲戚是男护,在医院我也被男护护理过,所以心理上比较适应,学习上也比较上心。”锁效龙对于未来的职业发展充满憧憬。

  此前,锁效龙的两位学长毕业后,进入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集团工作,他们也成了全合肥市最早的两位男护士。

  从2005年起,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集团开始招收男护士,到今年共有15人在岗,占全院护士总数的比例不到1%。全国的注册护士中,男护士也是绝对的“少数派”。男护士成了护理行业的“稀缺资源”。不过,外人可能不知,因为性别的原因以及社会的偏见,从学习到工作再到生活,他们往往要顶住压力,在尴尬与误解中坚韧地成长。

  每个男护士都要迈过那道“坎”

  “在新生儿病房实习的时候,因为我是男护士,病人家长死活不让我给孩子打针,家长的态度很明确,我也没办法。” 回忆起自己刚刚入行时的经历,有合肥市“第一男护”之称的李慎还是感慨不已。

  后来带教老师借口自己“眼花,看不清”,如果自己来打,病孩可能会“多挨几针”,只能让李慎来打,帮他“解了围”。病孩家长这才“妥协”,李慎也顺利打出了职业生涯中具有重要意义的“那一针”。

  2004年,李慎从合肥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作为合肥市第一批从业的两名男护士之一,他干护理行业已超过12年。

  在社会传统观念中,“护理”这专业词语总是与“温柔”“细心”甚至“伺候”“服侍”关联在一起。当一位男护士前来铺床、吊水、打针,病人和家属多少会有点不习惯,也“看不惯”。

  从业这些年,李慎已经接受过很多“偏见”的目光,也度过了一段“难熬”的岁月,他经常笑着说,每一个男护都有一段自己的“血泪史”,都要迈过那道坎儿。

  这一点,合肥滨湖医院心外脑外科的张剑剑感触格外深。在护士这一行,他干得“得心应手”,在2016年还获得了发明专利,是一项在外科手术后用来保护患者头部的专利。不过,谈起刚来医院的日子,他还是“记忆犹新”。

  “要是女护士一针打不进去,也许病人不会说什么,但是男护士打针一次不成功,病人和家属往往会投来异样的眼光,那时候,心里真是压力倍增。”

  2011年刚到医院,张剑剑干的是护理工作中最基础的活儿,打针、吊水是每天的“必修课”,身为男生,又增加了一层心理上的“考验”。

  在病区穿着白大褂,经常会被误认为医生。对此,张剑剑要耐心地解释,一遍又一遍。当病人得知他是护士时,往往会十分诧异:“好好的小伙子,干什么护士!”“你是男护士,什么时候能转为医生啊?”

  这么多年,病人和家属换了一批又一批,问题却几乎没变,张剑剑因此烦躁过无奈过,好在咬牙挺了过来,把这些“偏见”抛之脑后。

  “多亏医院领导同事对我的开导和安慰,让我度过了那段时间,迈过了心里那道‘坎’。但是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家属拒绝男护士为病人打针、吊水。”

  面对这些“挥之不去”的偏见,张剑剑总结出了自己的心得:自己本领要“硬”,内心要坚定,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男护士的婚姻问题十分棘手”

  同样,男护士在婚恋问题上也面临着诸多“难题”,很多都遭遇过女方父母的反对。

  吴旭峰和彭张霞是合肥滨湖医院有名的“护士夫妻档”,两人是护理专业的同班同学,在大一时候就互相有了好感,2009年,两人双双入职同一家医院。但是到了结婚这个“关口”,还是有些“波折”。

  2004年高考后,吴旭峰是被调剂到了护理专业,一开始,家人并不是很认同,但是吴旭峰专业表现优秀,家人也就没再说什么。彭张霞的家人知道了吴旭峰的男护“身份”,再加上二人来自不同省份,对于二人的未来,他们表现出了担忧。

  “虽然她家人没有明确的反对,但是多多少少有点不同意的意味。”对此,吴旭峰并没有“退缩”,而是经常主动将彭张霞的父母从浙江请到安徽,带他们游玩,这样“耗”了两年,最终打动了对方,2011年他们“修成正果”,步入婚姻殿堂。

  李慎也经历过类似的挑战。当时女友的家人无法认同女儿嫁给一个男护士,对他“避而不见”。无奈之下,李慎只好采取“拖延”战术,这一拖就是好几年,虽然最终李慎“胜利”了,但他认为这不仅是新旧观念的“碰撞”,也是对男护行业的“不尊重”。

  与吴旭峰和李慎的“持久战”相比,滨湖医院老年科护士长杨彬当年采取的战术更为“巧妙迂回”。

  杨彬的女友父母是服装店店主,2007年,杨彬先以顾客的名义“潜入”服装店,和女友的父母聊天,探探“口风”,就这样完成了和“未来岳父岳母”的第一次见面。他还让女朋友侧面“夸”自己,通过“迂回”的方式获取认可。

  到了2009年,觉得时机成熟了,杨彬请两位长辈吃了一顿饭,并且安排科室和医院领导全部到场,正式“摊牌”,之后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一方面是紧张,另一方面也是顾虑自己的职业身份吧。”杨彬说起那段“趣事”,还是“自豪”不已。

  作为“过来人”,杨彬和李慎都觉得,男护士的婚姻问题十分“棘手”,一般都是“内部消化”,在同一个医院里找对象,想找医疗行业之外的人结婚成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此外,因为护理行业工作岗位的特殊性,往往都是几班倒的工作机制,这导致了男护交友圈相对较窄,有时候感到孤独,也希望得到外界的理解。”提到交友的事情,几位男护士不约而同地苦笑说。

  2015年,滨湖医院牵头成立了合肥市首个“男护士联盟”,为男护士搭建了交流平台,男护士们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进行爱心义诊、社区公益、技术培训交流、健康教育研讨,等等。

  男护士在医院被当成“宝贝”

  滨湖医院康复科的男护程驰算是业界“新人”,2012年才入职的他去年被医院送去北京进修。在同一批次的护士里,这样的发展可谓“飞速”。

  “每个护士的起点都一样,把护理当成需要用心做的职业,付出多少,就能收获多少。传统观念总认为护理行业就是给病人做服务,打针吊水,其实护理的技术含量很高,在治疗过程中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程驰眼里,男护士并没有什么特殊,是护理团队的一员,更需要用心为医院贡献力量。

  据滨湖医院护理部主任潘爱红介绍,男护士多分布在急诊、重症监护室、手术室、康复科、老年科以及消毒供应中心、心脑外科监护室等“特殊”岗位,这些岗位大多技术比较密集,仪器设备集中,劳动负荷大,突发事件和危重病人较多,而男护士使用操作仪器能力强,冷静沉着处理、解决问题能力强,体力、耐力强,所以在这些岗位往往能“挑大梁”。

  “医院很‘看重’他们,把他们当‘宝贝’,每一个男护士刚入职时,医院都会对他的职业发展进行长期规划,也尽可能给他们更多的展示平台,着重培养他们的科研、领导能力。”潘爱红谈起男护士的培养路径时表示,医院为男护士搭建“特殊关照”的平台,但更多还要靠男护士自身“争气”。

  “医院帮助他们早学习,早进修,早晋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为男护士们铺设了快速成长的通道。”潘爱红总结道,遇到重活儿和体力活儿的时候,男护士总是冲在“最前线”,因而也赢得了女护士的理解和尊重。

  “随着护理技术的不断发展和社会认同度的提高,男生从事护理行业也逐渐得到社会认可。”合肥职业技术学院医学分院党委副书记孙美兰有着多年护理学科的教学管理经验,据她介绍,该校护理专业从2002年招收男生开始,招收男生数一直呈上升趋势,近年来能稳定在每年35人左右,第一志愿选择护理的男生也比以前要多。

  “有时候男生‘毛毛躁躁’,看书学习静不下心来,就会安排成绩好的女生辅导他。如果一个班上都是女生,男生很少,遇到一些涉及隐私部位的实验操作时,男生会很不‘自在’,我们学校就将男生集中管理,给他们‘集体’的氛围感,而不是‘打散’培养。”谈起对于男学生的教学和管理,孙玉兰觉得,“特殊”的管理模式和适当的“关照”十分必要,也是为了他们将来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可。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男护士选择了离开。有人去从事医疗器械行业,有人干脆转了行。“首先自己认同自己,我是个男人,但我从事护理职业,我心里清楚自己能带给别人什么,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们将护理当成一种事业,用能力和劳动力挣钱,就一定能为社会创造价值!”身为男护中的一员,李慎道出了自己的心声。(您从事什么职业、遇到过哪些误解?欢迎发邮件给“青年之声”邮箱voice@cyol.com)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