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曾旭铭:用自由的灵魂去涂鸦

发布时间:2017-01-24 19:11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谢洋 蒋正春

  曾旭铭和他的涂鸦作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曾旭铭在创作中。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凌晨3点,在2016年12月的冷风细雨中,曾旭铭和他的MTS团队成员站在10米高的升降梯上,戴着耳机和防毒面具,在“嗤嗤嗤”的喷漆声中,为他们的巨型涂鸦中国龙收尾。

  这是在浙江省宁波市,曾旭铭创作《齐·华的龙》时的场景。MTS是广西唯一受邀参加“1986青年云创小镇·涂鸦中国宁波站”圣诞涂鸦派对的涂鸦团队,他们和来自国内其他地区的涂鸦艺术家用4天艰苦而自由的街头创作,给小镇带来了一幅三层楼高的巨龙凌空图,也给这座城市留下了一个跃动而华丽的惊叹号。

  作为MTS团队的队长,曾旭铭接触涂鸦已经有15年了,涂鸦不仅成为他此生最大的热爱,还让他走上了创业的道路。如今一边参加各种涂鸦活动,一边经营着自己的服装品牌、咖啡屋、平面设计工作室,曾旭铭说岁月永远改变不了的是他对自由的向往。

  涂鸦给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青少年时期,曾旭铭是常人眼中的“叛逆少年”,他喜欢摇滚音乐,还和同学朋友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他爱篮球、滑板及一切能让人热血沸腾的运动。

  2002年第一次接触涂鸦时,曾旭铭仿佛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一段美国极限运动的视频,滑板运动场布满了各种跳脱张扬、色彩绚丽的文字和图案,对于从小就学国画的他来说,这和他见过的传统绘画简直太不一样了。

  通过搜索引擎,曾旭铭得知,这种街头艺术有个专有名词叫Graffiti(注:一种涂鸦艺术)。他很好奇这是怎么创作出来的,是用笔画的吗?当他发现这是喷漆绘制的,就更加觉得涂鸦艺术了不起。

  涂鸦在美国的兴起和发展源于一种帮派文化,青年在墙上喷涂文字用以划分街区的势力范围。涂鸦传播到欧洲后,经过发展升华为一种更纯粹的艺术形式。曾旭铭曾看到一位德国艺术家的涂鸦作品,线条干净饱满,画面既有美式色彩斑斓的冲击力,又有德式的严谨,看上去就像是用电脑制作出来的一样完美。这样高水平的作品让初涉涂鸦的曾旭铭心中树起了一道标杆:将来我也要做到像他那样。

  那段时间,曾旭铭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样喷绘,线条才会不散,画面才可以绘制得那么准确干净。当时,他家的楼顶上有个蓄水池,放学回家后,他就利用蓄水池侧面的墙面不断练习,平时在脑子里不断琢磨画线的力度、着色的方式,等到真正上墙实践时,他发现这些思考非常有用。他找没人管的废墟画,找空旷的桥洞画,找偏僻的建筑画,他的技术也逐渐娴熟起来,可以从一些简单的图案,到开始独立完成复杂的作品。

  当时南宁一瓶喷漆涂料要卖10元,绘制一幅涂鸦至少需要十几瓶涂料,对于零用钱不多的曾旭铭来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想了不少办法,曾经巧用生活小技巧,在杀虫剂、头发喷雾的空瓶注入自己调配的颜料用来涂鸦。随着开销不断增加,他还在高中校园贩卖流行音乐碟,然后用卖碟挣到的钱,来满足自己买喷漆练习的需求。

  回想那段青葱的岁月,曾旭铭感叹地说,接触涂鸦,让他发现人生中有这么一件从头到尾感兴趣、不畏任何困难,愿意坚持做下去的事,“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出口,找到了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

  让涂鸦光明正大地进入公众视野

  “我是全中国第一个合法地将涂鸦带进校园的人。”说起高中时的一段往事,曾旭铭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多数人的眼里,涂鸦就是一种街头的乱写乱画,是上不了台面的。曾旭铭却在高考前,成功地说服校长,让他在校园里留下一幅涂鸦作品,还受到了师生的褒奖。

  那是在2003年,临近高中毕业,学校的校庆日也即将来临,作为学校第一批美术艺考生,曾旭铭根据自己对校庆的理解,设计了一个抽象的图形,寓意展望未来。画好手稿图后,他选了一个中午,直接敲开校长办公室的门。

  “校长好,我是雷老师的学生,感谢学校给我这么多年的培养,毕业前我想利用学到的美术知识免费给学校画幅壁画怎么样,材料费我自己出。”校长看到他精心绘制的手稿,觉得这孩子没开玩笑,答应给他在教学楼下面的一堵墙作画。涂鸦完成后,校长还在全校的大会上点名表扬曾旭铭,这是这个有些叛逆的少年头一次得到校领导表扬。

  进入大学后,没有了高考压力,曾旭铭更是撒了欢地玩涂鸦。在桂林理工大学就读的他,一入校,就把学校周围考察了一遍,看哪面墙是“三不管地带”,以便伺机动手。很快学校外面一堵80米左右的围墙被他画满了涂鸦,这些另类的图案文字,很快引起了校内外的关注,连他经常去吃饭的餐馆老板都好奇地问他:“今天你们准备画什么?”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通过中国的涂鸦交流论坛,曾旭铭经常去参加一些涂鸦活动、全国各地的涂鸦集会。2011年,他受邀到长沙参加全国第一次“meeting of style”涂鸦大聚会。由于同行的一些“炸街党”手痒,趁天黑给当地商铺的铁闸门上喷上了涂鸦,出格的举动马上就被街道的物管、保安盯上了。第二天曾旭铭和50多号涂鸦客一起被带进派出所关了一个晚上,移交城管后被罚款100元才得以放行。这是他玩涂鸦以来,第一次被罚,也是唯一一次。他深刻地体会到,在中国玩涂鸦,必须要解决合法性的问题。

  在寻找创作场地上,曾旭铭变得更加谨慎了,他会寻求一个合理的方式去争取涂鸦创作的空间。曾旭铭表示,他会先找一个切入口,拿很多优秀的案例去尝试说服对方,由对方提供场地和食宿等基本资金,他和朋友们免费进行创作。

  2016年11月,在南宁市兴宁区长路大河州仓储中心,曾旭铭和篮球馆馆主一起合作,举办了一场涂鸦中国南宁站的活动,在南宁打造一个大型的涂鸦篮球公园,这也是南宁市有史以来第一场涂鸦活动。这几天,他还跟南宁白马公交有限公司谈了一个合作,计划在今年大年初八举办一个公交车的涂鸦活动,“外省有画地铁的,我也准备跟南宁地铁公司谈谈,争取找个切入口,让他们同意我们进入地铁站创作” 。

  创业是从涂鸦延伸出的自我生活方式

  作为中国玩涂鸦的第一批人,十几年来,玩涂鸦的所剩无几,但曾旭铭依然是中国涂鸦圈的积极分子。虽然也有人找到他按每平方米报价请他进行商业创作,但他并没有把涂鸦当作自己谋生的手段。

  在曾旭铭的观念中,涂鸦是一种自由的表达方式,他在创作时不去考虑金钱或其他的东西,才能体会到涂鸦带来的乐趣。国内有的团队为了生计不得不接商业单子,都是按客户的要求绘制,久了以后就很难有自己的想法和创作的冲动了。

  “中国14亿人口只有300多人玩涂鸦的,真正一直在圈里活跃的也就这100号人,德国一个城市就有上万人”。为了把自己的涂鸦梦一直做下去,他想到了去创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2008年大学毕业后,曾旭铭琢磨着运用自己美术的功底,成立一个服装品牌。一开始,他想着把一些涂鸦图案印制在T恤上售卖,但很快他发现做服装品牌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认识到,品牌是一个整体的意识形态的展现,不单单是你的衣服好看就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品牌,品牌的背后要能体现出某一类人群的生活理念和方式。

  有人以为涂鸦就是在墙上随便画画,可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涂鸦也是一项很耗体力、很辛苦的户外运动,进行大型的涂鸦创作,需要很准地打型,把握整个形态,需要有很好的大局观,而且一幅大型作品需要好些天才能完成,创作的过程中要经历严寒酷暑等很多极端天气,是需要耐心和毅力的活动,“我希望把这种精神和文化带到创业里面”。

  为了筹备创业,毕业后曾旭铭花了一年学习丝网印刷,又花了两年时间到广东的厂里学习如何跟单及裁剪、缝纫、丝网印刷等服装制作的专业技术,他笑称,这是他给自己上的一个社会服装大学。

  经过长达5年的酝酿,曾旭铭和他的MTS团队创造了RockieAce,曾旭铭说它并不是潮牌,而是彰显成熟与质感的街头设计户外品牌,其设计的“南宁”主题系列服饰曾一度风靡南宁的大街小巷。今年,曾旭铭计划将品牌发展的重点从线下转到线上,主攻网络销售。为了更立体地呈现RockieAce,在2016年11月,他开了一家咖啡屋,作为一个集咖啡、潮服、皮具户外用品等系列产品于一体的品牌体验店。

  每次到全国各地参加涂鸦圈的活动,曾旭铭都把它当作开阔眼界、推广品牌的机会。2016年12月21日,在“1986青年云创小镇·涂鸦中国宁波站”圣诞涂鸦盛宴上,曾旭铭将RockieAce 介绍给外地的朋友,利用专门的展台展示他原创设计的帽子和潮包。

  在曾旭铭看来,无论是成立服装品牌,还是开咖啡店、做平面设计工作室,这都是由涂鸦延伸出来的自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不靠涂鸦吃饭,我才能坚守住自己”。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