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还记得死于导师工厂的研究生吗?现在,他的导师被判刑了…

发布时间:2017-01-05 08:53 来源:中国青年报官微 

  导读2016年5月23日,上海青浦区发生一起工厂爆炸事故,造成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李鹏及两名工人不幸遇难。据央视报道,近日,上海青浦区法院对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建雨作出判决:以危险物品肇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华东理工大学教师张建雨。网络图片

  事故是如何发生的?

  2016年5月23日下午3点多,由华东理工大学教师张建雨创办的上海焦耳蜡业有限公司厂房发生爆炸,造成三名人员遇难,25岁的李鹏便是其中之一。

  张建雨今年55岁,河北人,系华东理工大学能源化工系教师。事故当天即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犯罪被警方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

  工商资料显示,张建雨在1997年注册成立上海焦耳公司。2015年6月,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建军,经营范围为生产助剂蜡等。

  根据南都记者调查,去年5月23日周一早上8点10分,张建雨找他与另一位本科生开会谈毕业论文的事情。临走前,他与李鹏一起把一袋重50公斤的实验材料搬上了张建雨的越野车。不久就被运到了上海焦耳蜡业公司门前。

  根据近日青浦法院的判决显示,事发当天,张建雨驾车载李鹏等人以及2包共计50公斤的硫氰酸钠,前往位于青浦练塘朱枫公路6188号内的上海焦耳蜡业公司,安排公司工人协助李鹏进行硝酸钠与硫氰酸钠混合加热放大试验,后未在现场指导即离开。下午3时许,李鹏与焦耳公司工人被害人朱某、杨某进行混合加热放大试验时发生爆炸,造成3人当场死亡。

  经专家调查报告分析,爆炸事故原因为:硝酸钠与硫氰酸钠为禁配物,两者混合后具有爆炸倾向,实验室在试制前未进行任何反应危险性辨识及相关评估工作,在实际试制过程中,采用了电热板直接加热的方式,电热板表面温度超过340摄氏度放热反应起始温度。试制过程中无恰当的温度监控方式,采用间歇式工人搅拌的方式,搅拌不均匀,触发物料的剧烈反应导致爆炸。

  李鹏的姐姐李慧敏表示“无法理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违反爆炸性物品的管理规定,在使用中发生重大事故,造成三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危险物品肇事罪,依法应予惩处。其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法院审理认为,案发后,张某、焦耳公司对三名被害人近亲属及因爆炸事故造成房屋受损的居民进行了经济赔偿并取得谅解。庭审中,张某的辩护人以其当事人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并取得谅解等为由,请求法庭予以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这一辩护意见,法院最终予以采纳。但针对张某的辩护人要求对其免于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综合本案的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性,法院未予采纳。

  昨日(3日)下午,李鹏的姐姐李慧敏表示“无法理解”,目前家人尚未能从伤痛中走出。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件事是一个意外”

  李慧敏还记得当天晚上9点,她接到了弟弟学校一位饶姓老师的电话,说李鹏出事了,让家人赶紧去上海。“我妈一听完,情绪就失控了。第二天凌晨4点,直接出发赶往郑州机场,搭乘最早一班7时40分到上海的飞机。”

  与此同时,李鹏在河北邯郸打工的父亲和其他亲戚也从北京、武汉等地,或坐飞机或搭高铁,纷纷赶到上海。因为怀孕在身,李慧敏只好在家里等待消息。

  那个晚上,她通过网上搜索到张建雨的电话,并打了无数次。通了一次,张建雨说,“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件事是一个意外”,然后便以在派出所为由挂了电话。

  李慧敏向南都记者回忆,自去年过年后,“李鹏的压力就比较大。经常晚上十一二点了,还在实验室。”她曾劝过弟弟不要熬夜,但他回答说,“没办法,任务比较重。”因为他当时正面临发表论文和毕业的困扰。

  “导师”“老板”傻傻分不清楚

  案子在法律上有了一个了断,但是,研究生沦为个别导师的廉价劳动力,被拉“干私活”却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

  研究生是基于教育关系,才被学校安排到具体的老师门下的,这是一种“公”的关系。但是,导师手中掌握了太多的资源,包括论文发表、参加项目等等,直接掌握学生能否顺利毕业的生杀大权。

  事实上,个别老师滥用了教育学生这种“准权力”,把让学生为自己干私活看成理所应当的事情。特别是一些理工科的导师,或直接剥夺学生的科研成果,或让学生在自己开设的企业里做“奴工”——因为学生面对掌握自己“生死”的导师,是没有选择权的,其劳动力的价值是无法体现在工资甚至生产安全条件当中的。

  高校教师的考核标准是否也值得反思?

  “导师”变“老板”,不仅因为有些老师身兼数职,业余担任公司参股人、企业投资人、独立董事到兼职教授等,还与高校对于教师的考核要求有着难以分割的关系。

  长久以来,高校对教师考核管理,偏重于一系列教育教学行为之外的硬性指标,于是,无形的教书育人之崇高地位实际上不得不逐步让位于有形的考核指标。加之不同导师对于研究生培养的具体情况及指导方式千差万别,难以监控与测量。

  于是,个别导师在教学上得过且过,对于学生的学习成长无暇顾及,而对自己的项目申报、社会活动、绩效攀升热衷不已,随着利益因素的介入,学术比重及其权重必然相应减少。由此上演的一幕幕闹剧或悲剧也就在所难免。

  一个如此优秀的生命的逝去,我们在惋惜之余,是否需要多思考一些法律之外的东西?

  编辑 杨利伟 综合整理自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中国教育报等媒体报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