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职校生“放羊式实习”将结束?

发布时间:2016-12-26 14:34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梁国胜 邱墨山

  视觉中国供图

  一天,正在实习的东莞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单灿荣接到公司任务,要去外地出一趟差。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下高铁不到5分钟,学校的指导老师李笑勉就打来电话,询问他为什么不在公司上班。单灿荣连忙向老师解释道,他只是出差,没有离职和旷工。

  实习指导老师能如此清楚地了解学生顶岗实习期的动态,是因为东莞职业技术学院最近一年开始实行了用线上App“乐习在线”来管理顶岗实习学生。每天早上,实习学生都需要到App上签到,正如上班族“打卡”一样。指导老师可以通过App平台查看到各系部、班级、学生个人的实习详细情况。

  在学院给记者提供的一份《东莞职业技术学院顶岗实习质量报告》中,对2016年度学生的实习进行了全面分析,过去一学期,学院有10个系部、375名老师、3286名学生参与了顶岗实习。

  “采用移动互联网来管理学生实习,解决了职业院校一直被社会所诟病的‘放羊式实习管理’问题,让学校全员都重视学生实习,还减少了实习管理成本。”东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贺定修认为,目前95后学生普遍使用智能化手机,乐习在线符合学生接受信息的方式,“当然,在使用乐习在线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有很多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但至少,我们找到了方向”。

  顶岗实习管理困难多

  顶岗实习一直是职业教育中的“大难题”,主要体现在学生监管困难、师生互动困难、实习评价不够全面、学生工作异动难以及时更新等问题。

  “去年,学院一个学期总共有3286名学生参与实习,但分布在2100多个企业,虽然华为的生产基地就在学校附近,但接受实习的学生也不超过30人。这已经是比较大规模的实习了。”东莞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王志明介绍,东莞更多的是中小民营企业,接受的学生实习无法规模化,更多是分散实习,并且不只是在东莞,还有广东各个地方,甚至广东以外的地方。

  在记者考察广东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的实习就业系统时,也发现,这所学校采用了互联网实习管理系统,2016年3000余名学生实习,实习企业也超过了2000余家。

  “我首先关心的是这些学生实习安不安全?”广东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江洧说,实习学生如此分散,我们的实习指导老师无法做到及时沟通,即使每人每天能去个电话,也无法保证学生是否在实习岗位上。

  “面对实习学生分散的情况,过去学校能做的其实不多。”王志明表示,每次到了学生顶岗实习期间,学校教务处都会统一发布实习通知及实习要求,并下发指导老师手册及学生手册。系部组织各专业拟定实习计划,落实实习任务,分配专任教师指导学生。“指导老师还会日常电话联系学生,了解学生实习情况”。

  东莞职业技术学院实习指导老师郑晓东介绍说,之前为了检查学生实习,经常要抽出课余时间,开车或者坐公交车,到学生的实习地点进行检查。“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还是无法及时监控到学生的实习工作状态,顶岗实习也达不到预期效果”。

  由此,职校学生的实习,经常被媒体和社会称为“放羊式实习”。有些学校,在“顶岗实习”这一很重要的教学环节上走过场,有的学生找个企业盖个章了事。

  加上顶岗实习,在学院涉及的管理部门众多,管理的内容纷繁复杂,监控管理制度不完善,方法也不健全。王志明说:“这直接导致了‘放羊式’实习的出现,‘放羊丢羊’的现象时有发生,严重影响教育质量。”

  顶岗实习质量难以保证

  顶岗实习难,难在落实,难在真正发挥其“教学的一个重要环节”作用,记者在与多名职业院校校长的沟通中,顶岗实习虽在教学环节中难以落实,但又是职业教育中非常重要的教学环节。

  记者查阅的一项由中山职业技术学院研究员欧阳河等人所主持的一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政府有效介入下的职业教育校企合作长效机制研究”,这个课题对全国18个省(区、市)的应届毕业生顶岗实习情况进行了分层随机抽样在线调查,抽取了32所中高职学校的1762名学生。

  调查发现,高职学生的实习“完全按照计划”进行的只有35%,中职学生“完全按照计划”的只有42.7%,整体偏低。“如果学生的顶岗实习不能完全按照实习计划进行,就难以去监控和评价实习的效果。”欧阳河说。

  从“寻找实习单位的方式”来看,只有44.7%的学生顶岗实习由学校安排。其中,中职有67.3%的学生实习由学校安排,高职有31.9%的学生实习由学校安排。课题组负责人认为,学校在安排实习单位过程中的主体缺失,将直接影响学生顶岗实习是否按实习计划进行、实习岗位和内容与专业是否对口等,势必会导致部分学生的实习流于形式,出现“专业不对口”“打工”实习等现象。

  调查还发现,从学校和实习单位双方来看,实习单位对实习学生指导的重视程度明显高于学校,实习单位71%的师傅会经常临场指导学生的实习,而学校实习指导老师经常临场指导的只有33%,有近40%的学生没有学校实习指导教师临场指导。

  调查发现,高职学生在实习期间更换实习单位1~2次的达86%、中职学生更换实习单位1~2次的达88%,没有换过实习单位的仅占3%和2%。课题组认为,频繁更换实习单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实习计划的完成情况,也影响了实习的实效,而且增加了企业接收实习生的成本,直接影响到校企合作的正常进行。

  调查还发现,学生对于实习的总体满意度一般,对于教育部门制定的顶岗实习政策知晓度较低。55.3%的学生实习单位不是学校安排,28.2%的学生顶岗实习与专业不对口,学生实习指导力度不够,学生实习期间的住宿、餐饮、交通自费比例较高,实习加班比较常见,13%的实习生无实习工资,政府基本未向实习单位提供实习补贴。

  但是,调查又发现,接受过顶岗实习的学生感到,在顶岗实习后从事本专业的工作能力有了明显提升,基本能实现零距离上岗,认为“实习后能零距离上岗”的达到95%,“实习后明显提高从事本专业工作能力”的达到81%,“由此可见,顶岗实习对提高学生的工作技能、解决零距离上岗等方面具有很大成效。”欧阳河说。

  顶岗实习有章可循

  随着顶岗实习问题的不断“暴露”,教育部等5部门在今年4月出台了新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强调全过程管理,突出实习的教育教学属性,对一些重点环节,比如,要求“无协议不实习”;首次提出顶岗实习学生报酬底线,避免“廉价劳动力”现象发生;提出明令禁止事项,对不适宜学生实习的情况,如安排一年级学生顶岗实习,安排学生到酒吧、夜总会、歌厅、洗浴中心等营业性娱乐场所实习等。同时,在过程管理中,《规定》提到,学校应该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构建信息化顶岗实习管理平台,与实习单位共同加强顶岗实习过程管理。

  “我们完全是按照规定来进行设计的。”东莞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王志明说,通过在线平台,可以对顶岗实习学生进行及时的管理,可以定位到学生的实习地址,可以通过网上进行实习日志提交,老师可以对学生提交的作业进行评价,还可以与学生适时沟通与指导。

  “只要安装App,就可以利用手机完成顶岗实习需要的各种材料。”听到使用线上App的消息后,单灿荣有点开心。这样一来,单灿荣可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工作上。每天只需要在休息时间抽出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实习要求填写的周报和月报。

  王志明介绍道,“指导老师和学生还可以通过手机App进行互动交流,完成作业,查看实习情况,这解决了实习学生分散难监管的问题。学院实习管理也提高了效率,数据实时在线汇总统计。同时,避免出现学生长时间不在实习单位的情况,降低了在外实习的安全风险。”

  “信息技术是管理现代化的重要手段,借助技术的力量推进改革,做到过程可视可控。实习学生、校内教师和企业指导老师,三方任务明确,可评价,切实提高质量。”王志明说。

  “教育管理部门一直重视顶岗实习环节,也注意到了顶岗实习期间,所出现的一些问题。”业内一位专家说,但是,顶岗实习是职业教育非常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教学环节。

  同时,这位专家注意到,一些学校采用移动互联网的信息化方式对实习学生进行管理,是符合发展需要的,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互联网手段还只是工具,大部分学校只是解决了职业学校学生实习时“放羊不丢羊”问题,还需要解决学生实习时“放的羊是否吃饱、是否吃得有营养,是否能卖个好价钱”等问题,这才是顶岗实习作为重要的教学环节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