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年轻父母 请注意儿童早期发展的时间窗口期

发布时间:2016-12-01 13:20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谢湘

  “现在,我想请大家做好准备跟我一起打一个响指,我数1、2、3,开始!”

  今年10月底,在北京举行的“第五届反贫困与儿童早期发展国际研讨会”的开幕式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花楠女士,以这种别致有趣的方式作为她致辞的开场白。

  “打一个响指要用多长时间呢?但就在这一瞬间,一个小孩的大脑就有700~1000个神经元建立了关系,这是至关重要的。”花楠说。

  一个小小的动作真的能在短短的一秒钟内给婴幼儿带来如此神奇的变化吗?

  回答是肯定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杨一鸣博士在她多次演讲的PPT中,经常使用一张显示孩子从出生、6岁、14岁的头颅神经发育的对比图片。

  这位原哈佛大学儿童发展中心高级顾问告诉大家,“0~3岁是儿童发展的关键阶段。科学研究的最新发现已经证明,在生命的最初几年,神经元形成连接的速度可以达到每秒1000次。3岁儿童大脑的活跃程度是成人大脑的两倍。这些神经元连接是大脑功能最基础的组成部分。”

  儿童早期发展受到全球共同关注

  在同一个会议上,美国布鲁金斯学院高级研究员雅克·范德在做《积极行动早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和扶贫攻坚目标》的演讲时,回忆起20年前,也就是1996年4月,世界银行在美国亚特兰大市召开的与儿童早期发展相关的第一次会议,会议主题是《共同参与,宜早不宜迟》。他清楚地记得,“这场盛事是由美国的前总统卡特亲自主持的”。

  时隔4年,世界银行在华盛顿特区再次举行了以“为儿童的未来投资”为主题的国际大会。这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会将世界一流的专家、学者、从业人员及决策者汇聚在一起,研讨投资儿童早期发展(Early Child Development,ECD)所带来的益处与挑战,特别强调了投资儿童早期发展潜在的政治和经济收益。

  日后出版的会议专集《从儿童早期发展到人类发展——为儿童的未来投资》中,清晰地展示了20世纪后期儿童早期发展研究领域的科学实验、政策实践以及理论思考的优秀成果以及来自美国、巴西、古巴、牙买加等国进行社会实验的实证报告。

  对儿童早期发展的研究始于上个世纪末,是在世界进入和平时期,工业革命、科技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所出现的产物。20世纪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来自神经学、生物学、行为学、社会学的最新证据表明,儿童早期发展至关重要,并留下终身印记。幼儿早期的营养、经历和环境,对其以后的记忆、认知、行为及健康具有重要的影响。

  詹姆斯·海克曼、阿玛蒂亚·森和罗伯特·福格尔等一批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就儿童早期发展对促进人类发展所带来的积极作用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詹姆斯·海克曼对儿童早期发展领域四个主要纵向的研究进行了经济分析,结果显示,投资儿童早期发展能够获得高达1∶15~1∶17的回报。他强调说:“在当今的全球竞争中,投资于儿童,无论在经济增长还是道德层面上都势在必行。如果到成年以后才试图补救儿童早期发展阶段的不平等,那么不仅效果不如早期干预,而且成本更高。”

  环顾全球,儿童早期发展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机构的重视。

  有数字表明,2000年以来,关于儿童早期发展主题的出版物迅速增多。具有国家儿童早期发展多部门合作政策的国家数量,从2000年的7个增加到2014年的68个,其中45个是中低收入国家。

  对儿童早期发展的投资也在大量增加。从2000年到2013年,世界银行通过卫生、营养、人口规划等273个项目,投资达33亿美元;美洲开发银行批准的150多个项目,资金额也超过了17亿美元。

  了解儿童“时间窗口期”应是年轻父母的必修课

  什么是儿童早期发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表述是,儿童早期发展是指儿童在生命早期阶段的身体、情感、社会交往、认知思维以及语言等方面的全面发展。

  今年10月,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公布的儿童早期发展系列报告重点关键词是:“养育照护”,其内容包括健康、营养、回应性照护、安全保障和早期学习五大方面。报告认为,这种“养育照护”的益处是终身的,包括增进健康、福祉以及学习和获得收入的能力。

  毫无疑问,0~3岁是儿童发展的关键期,也是重要的时间窗口期。报告指出,对儿童最具影响力的经历来自父母、其他家庭成员、照护者和以社区为基础提供的养育养护。而构成儿童认知和情感功能这一关键“基石”的锻造者,首先应该是孩子的父母及其家人。

  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在这一重要窗口期最容易被忽略的,主要是处于困难境遇的儿童。事实并不完全如此。一项在拉丁美洲几个国家同时进行的关于儿童保育标准的研究发现,家庭经济条件的差异、父母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并不是孩子难以接受良好的早期教育的绝对原因,而“孩子不参加日托”“父母不经常读书给子女听”“父母参与程度低”却是三个具有实质性影响的重要因素。

  在美国所做的《人口的早期语言技能测算》结果表明,未达到潜在表现水平的儿童绝大多数属于中产阶级。这一发现有力地驳斥了“中产阶级家庭几乎都具备良好的儿童早期发展环境”这一说法。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进行的《与家庭收入相关的儿童发展评估》的数据,也有力地支持了这一观点——收入并不是决定因素,父母养育和照料的质量才是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因素。

  最新医学科学研究的结果认为,要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考虑儿童早期发展。因为儿童发育是一个依赖儿童早期与其他人互动的成熟过程,需要进行多维度的综合干预。通过母乳喂养、回应性的喂养及微量营养素的补充等,使儿童获得良好的营养,为大脑发展供给能量。通过阅读、绘画、交流和玩耍等早期亲子互动,促进神经元连接形成。如果孩子幼年所处的环境差,缺少搂抱、爱抚和关爱等积极健康的互动,孩子感受温暖和受关注的概率相对比较低,语言能力也自然要差很多。

  相当多的研究可以证明,较高质量的照护可以大大改善儿童社交技能,以使儿童更加积极地参与活动,与同伴相处更加和睦,成人后的表现更加优秀。

  因而,了解并重视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学习养育照护的基本知识,应该成为所有年轻父母的必修课。

  从科学理论到推广普及的时候到了

  “促进儿童早期发展:从科学理论到推广普及”,这次《柳叶刀》杂志关于儿童早期发展系列的宣传资料中,着意使用的这条深蓝色标题分外醒目。

  早在本世纪初世界银行召开的《为儿童的未来投资》会上,就曾有报告人提出,“对儿童早期发展方案的认知和理解,不再是儿童早期发展工作面临的难题。将这一认识转化为行动才是执行儿童早期发展方案的重要限制因素,这需要政府、非政府组织、私营部门和媒体共同提供支持”。

  时隔10多年,儿童早期发展问题已经从科学理论进入到推广普及的阶段。这一点,对世界最大、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格外重要。

  据联合国儿基会提供的一份最新报告——《中国0~3岁儿童早期发展现状回顾》介绍,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中国约有6000万0~3岁婴幼儿,约占全国人口的4.5%。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2015年,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放开“全面两孩”政策,未来几年中国0~3岁婴幼儿的数量将会呈现一定幅度的增长。

  在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速度加快,人口老龄化、婚育年龄推迟以及人口大规模流动的条件下,婴幼儿的临时看护和长期照顾已成为许多双职工家庭面临的现实问题,在工作与育儿之间寻求平衡越来越难;留守儿童、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贫困儿童等处境困难群体(或弱势儿童),更难以从家庭、社会和市场获得充分的照顾和养育。

  报告对面临的现实问题和挑战也有所列举:

  ——由于缺乏资源、科学知识和方法,不少儿童难以在家庭中得到科学、充分的发展和引导。2003年对全国6个城市婴儿和初学步儿童的家庭调查显示,尽管大多数城市父母给儿童提供了玩具和书籍,但仅有20~30%的母亲能够正确理解并掌握发展和培养儿童实践能力的育儿策略;44%的母亲每天没有和自己的孩子玩耍至少半个小时;1/3的母亲不给孩子充分的口头刺激,不理解或不支持孩子成长所需要的探索、独立和交流,忽视了儿童健康心理的培养。

  ——独立设置的婴幼儿早期发展的服务机构偏少。在“入园难”仍未得到缓解的大背景下,现有的学前教育体系也远远不能满足这一需求。而且由于卫计委、教育等部门管理体制不顺、早期教育机构和从业人员资质缺乏监管、专业培养培训机构和课程缺乏,非科学的商业性宣传导向泛滥、收费昂贵、质量良莠不齐等问题也普遍存在。

  ——从整体看,政府主导的公益性早期教育资源普遍严重匮乏,很多地方甚至是空白。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接受公益普惠的婴幼儿早期发展服务还停留在家长的期盼和奢望上。

  中国近年来在儿童早期发展方面迈出的巨大步伐让全球瞩目。2011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从儿童健康、教育、法律保护和环境四个领域提出了儿童发展的主要目标和策略措施。2014年,国务院又公布了《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近日,全国妇联联合教育部等9部门共同印发了《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家庭教育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尽管中国儿童早期发展的工作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还存在着较大差异,但是中国政府的承诺和行动,全社会的努力以及家长的认识到位,一定会使儿童早期发展的环境得以改善,从而保证让每个中国儿童都拥有一个阳光起点。

【责任编辑:郭艳丽】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