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教育频道
APP下载

死亡之境重开创业之花

发布时间:2016-03-01 10:5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包轩成(岛峰科创创始人、新加坡联科商旅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二次创业后,哥的生活发生巨大变化。以前的小跑卖了,后来的路虎套现了……以前客厅的某个角度还能看见金沙的夜景,现在只能从自家做的手机应用上看到各种美图……5年来,我在新加坡创立的搜虎旅行集团旗下的4家公司、5家分店面陆续关停,目前只保留了最初的一家门店以及位于闹市区的公司总部。

  互联网的发展对传统行业冲击太大了,我的旅行社年营业额最好的时候能达到750万新币,现在再按老模式做,利润就基本没有了。2013年,我的创业进入瓶颈期,恰逢妻子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她建议我重回大学,读一读创新创业专业找点新思路。逆境中的人总是想抱紧任何一根稻草,最终我选择将旅行社业务交给合伙人和妻子打理,自己“回炉重造”。

  那段充电的日子,我几乎是连轴转,有空闲就回旅行社帮忙。

  学校里印象最深的一门课程是战略设计,基本将所有学过的知识揉在了一起。三天三夜,4人团队衣不解带,围绕一个创业主题,从市场、策划、营销、战略等层面完成了模拟演练。

  怎么分配资源,要不要向银行贷款,市场风险有多大……演练中碰撞的问题十分激烈,每一步都影响到下一步。我也多次将自己的旅行社经营状况写进案例报告,在课堂上得到老师、同学们的指点。

  创新思维和经验谋略在小小的教室里交融、裂变,甚至“DNA测用户性格推产品”这样天马行空的想法,也能在课堂上辩个热火朝天。正是这番探索,让我总结出旅游真正要做好两点:一是高端定制,二是垂直细分,细到任何一个目的地都要滚瓜烂熟。

  我一直琢磨旅行社的转型问题,也迫切渴望“将自己学过的知识转化为下一个潮流”,但始终空有轮廓而不得要领。郁闷之下,去年6月我召唤好友朱昊一起攀登尼泊尔岛峰,希望从一场极致的、死地逢生的旅行中重新找到自我。

  为期15天的冒险之旅开始时完全充斥着兴奋和激动,接下来就是缺氧带来的食欲减退、噩梦连连。山上没有取暖设备,零下20摄氏度时,帐篷里寒冷刺骨。

  最惊险的挑战是从5100米的登峰大本营向6189M岛峰发起冲击,凌晨摸黑出发,向导说需经过5小时的山路和2小时的冰峰。事实上,我们翻越了5座悬崖,后来几乎是扒着岩石跪着往上爬。行进到冰峰80度的直上坡,只能用冰镐以及用劲踢冰爪踩住又滑又硬的冰面前行。跨过冰缝时往下瞄了一眼,腿都软了,这些冰缝足以把人摔下去,下面就是千米深渊。

  冲锋前一刻,我的脑海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如果我能活着下来,一定要“创立一家世界尊敬的科技公司”,我甚至把这条“遗嘱”录成视频发给了亲人好友。看到冰峰的那一刻,我和朱昊都哭了,我们把公司和母校的旗帜插在峰顶,耳边风声呼啸。

  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事情了。登山时,看到十几岁的孩子当挑夫,每月只有几十美金的生活费,再回想起我16岁只身一人海外求学的经历,以及创业过程中碰到的各种坎儿,瞬间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抱怨的。作为企业家,心里要有更大的格局和价值观。

  从岛峰下来,我和朱昊合作创立了新公司“岛峰科创”,帮助国内的企业在新加坡孵化,新加坡企业走进中国市场。岛峰空间孵化的第一个旅游App“trip easy”专注于通过大数据分析实现人工智能体验旅游解决方案,完成个性化深度游。1月16日,该项目与南洋理工大学NTU签署了孵化器协议,并获得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的认可和资金支持。3天后,我们开发的“in·sign”AI旅游App获得新加坡旅游局的资金与资源支持。我希望结合自己在新加坡受到的创业教育和享受到的创业优惠政策,真的在有限的生命里为中、加两国的科创事业尽一份力。

  (陈佳丽采写整理)

【责任编辑:郭艳丽】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