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正文
分享到:

沿着怒江走

http://www.cyol.net 2015-06-02 07:18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中国人民大学 崔筱荻

  兰坪天气已在升温,但两千多米的海拔让五月持续在十几度的初春样子里。5月11日一大早人大支教团云南团一行八人踏上了这次的旅程。云南地处云贵高原,群山环绕,气候属亚热带,但因海拔高低不等,动植物品种繁多、景色怡人。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北京生活久了整天和雾霾打交道的人而言,这里湛蓝的天空和千变万化的云着实吸引我。早已处在西南边陲的我们这次的调研地更加接近边界线,一路上不过是沿着边界线走动,山的另一边就是近来不太安定的缅甸。

  第一站是福贡县的石月亮中学。高黎贡山连贯绵延,一处山顶有个巨大的圆形大理岩石洞,傈僳语称之为“亚哈巴”,即石月亮。山下的县城被称为“石月亮乡”,学校被称为“石月亮中学”,山下是翻腾的怒江,洽处“三江并流”中段(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山后是接壤的缅甸国。中学门口是一条拥挤的街道,恰逢周二赶集的日子,就连校门口都摆满了蔬菜瓜果和小吃。在一片热闹中踏入校园,鼎沸的人声被阻隔在外,校园里一片幽静。因沿山而建,石月亮中学被拥抱在大自然中,校园面积较大视野开阔,身处其中身心舒畅。云南多高山,山路交通不便,因此全宿制学校较多,石月亮中学也是如此。学生大多十几人一间,上下铺的铁架床拥挤的排在宿舍里;洗漱用品整整齐齐的排在门口的桌子上,就连牙刷的朝向都是一致的;饭盒则是摞在教室的窗户沿儿上。学生们每天按照学校的作息表生活、学习,一起在食堂里吃大锅饭,过着和云南其他地区的学生一样的生活。因是国家补贴的学校,住宿费、学费、杂费等全面,学生基本不需要自己花钱,一个学生告诉我一个月只花掉三十元,这个数字令我吃惊不小。学校为了维持和补贴己用,在学校里腾出一片地用来种菜和养猪,学生们也会帮忙,不知道当他们在吃饭时吃着自己种的蔬菜会不会更香呢?本以为只有石月亮中学有自己的菜园子,后来去到的几个全宿制学校也都有自己的菜园和猪圈,才知道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虽然这边的孩子学习成绩没有东部沿海的学生成绩好,但他们的生活更贴近大自然,从小就动手劳动,洗衣做饭、种菜养猪样样都行。这所学校的一个女生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变形记》,我们对她做了简单采访。了解后发现,对她而言是看了外面的世界,见到了大城市的繁华,见到了不同于大自然的人工的美,但已无更多。相比较之下,和她交换的那个从小养尊处优、飞扬跋扈的少年体悟到了更多人生价值。在兰坪教书已快一年,我也总是在思考:支教是为了让这里的学生在与我们的交流中感受外面的世界,以帮助他们获得走出大山的自信,考取更好的大学。但“走出去”对他们一定就是好事吗?至今我也不知道让他们离开家乡、摆脱朴素民风去外面闯荡是不是正确的。

石月亮中校

整齐摆放的牙刷缸

学生宿舍

每个全宿制学校都有的猪圈

  沿途我们去了第二所学校——石月亮完小,校门口挂着许多认证的牌子,最显眼的是“福贡县示范留守儿童之家”。这里的孩子不过上小学,也都是全宿制,他们的爸妈大多在外打工,年根才返乡得以团聚。留守儿童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父母的关爱和教育,在人身安全和心理健康方面得不到保障,对于自身和社会发展都是极大的问题,所以对于留守儿童的关爱更显得尤其重要,这所学校的任务也就更加艰巨。但孩子们见到我们都非常热情,围着我们又是唱歌又是合照,一点都不拘束怕生,应该是成长的很快乐的。高山地区的人五官轮廓较深,大眼睛长睫毛的孩子比比皆是,煞是可爱;但也都黝黑干瘦,营养不够好。

大眼睛男孩

  第三站我们到了独龙族的学校。独龙族仅七千多人,生活在独龙江畔,这里山路艰险崎岖,每年11月就会大雪封山,是个与世隔绝之所。沿路走来道路曲折蜿蜒,勉强可两辆车并行的山路一边是高耸入云的雪山,一边是令人心悸的崖谷,谷里则是如一条青龙般腾跃游走的独龙江。因这里鲜为人知、交通不便,外人很少来此地打扰独龙族的恬淡生活,所以无论是环境还是民族特色都保存较为完整。被评为“时代楷模”的高德荣老先生就是独龙族,他在任县长期间,带领独龙族改善生活条件,种植草果、中蜂养殖,不仅发展了特有的独龙族农业,更是让这个大山深处的世外桃源用上了电、通上了网、修好了独龙江隧道,大雪封山也不再可怕。独龙族图腾左边是个牛头和木舟,右边是一条河,形象生动的表现了独龙族的生活环境和特点。这里还有独龙牛、独龙鸡,在路边看到就总会伸长脖子忍不住多看几眼,其实与其他地方的牛和鸡并无太大差别,只不过独特的名字为它们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独龙族因人口较少,学校只有一所且幼儿园、小学、初中融合在一起,全称“独龙江乡中心学校”。到学校的时候恰逢午休结束,一阵铃声过后,一群群小学生从一个小门里钻了出来,一转眼原本安静的校园里已充满童声,有的在水池边洗漱,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好奇羞涩地望着我们……校园建筑加入了独龙族特色:墙面以姜黄或橘红为主;楼顶有独龙族的特色屋檐,并镶嵌有牛头标志;墙面以独龙族服饰花纹做装饰。校园在缤纷的色彩和学生的欢声笑语中展现出无限生机,让我们不禁羡慕起在这里教书的老师们。返途中遇到了独龙族的老奶奶,她的脸上有黥面,是古老的一种纹面方式,在十二三岁时纹面以示成年,这是独龙族为防止外族人掠夺女性的一种消极保护措施,现在已不再使用。以前我曾看过黥面的纪律片,纪录片的背景也是云雾缭绕的大山之间。如今我也来到了世外桃源中,更见到了拥有黥面的独龙族妇女,仿佛历史走入了我的生活,对我这个历史老师而言是最意外的收获了。

独龙江乡中心学校的孩子们1

独龙江乡中心学校的孩子们2

  之后我们到达了泸水县称杆乡中心学校。这里的学生绝大多数是傈僳族,傈僳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来这里念书的孩子起初是不会讲汉语的,许多外地老师不得不学会傈僳语和他们交流,再教他们汉字的读音和写法。这个学校合并了周边几所中学,校园占地面积大,学生人数众多。因教室不够,有几个班是在临时搭建的板房里。餐厅是厨房和宿舍楼中间的一处较大空地,摆放满餐厅桌椅,上面搭个遮阳防雨的棚子,一个露天食堂就建成了。因学生较多,做课间操时学生会站满校园的所有空地,让我感觉这是一所会有效利用所有资源的学校。

露天食堂

  最后一站是泸水县民族中学,这里的硬件设施明显高于之前所去过的学校,教学楼敞亮整洁,学生们也都穿着校服在教室里认真念书,高中校园里更多的是严谨和认真的氛围。恰有一个班在上体育课,学生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会儿跑步一会儿做仰卧起坐。虽然累的早已面红耳赤但却不时有欢快的笑声传来,天气因飘着小雨很是凉爽,雨丝落在脸上更加舒适。看到他们在张扬着青春活力,我们也不禁驻足观看,脑海里浮现的是自己曾经的高中时光,不禁感叹时光易逝,转眼间从一名高中学生成为了高中老师。学校甬道边的凤凰树花开正好,火红的花一簇簇缀在枝头真如凤凰栖息于上,安静而美丽。

远处火红的凤凰树

  沿着怒江我们用五天时间从兰坪出发,依次到达福贡、独龙江、贡山、泸水、六库等地,不仅参观了周边学校,了解了校园环境和学生生活,也欣赏了沿途风光。触摸了独龙江清凉透亮的江水,看到了怒江第一湾的丙中洛,尝到了独特的民族饮品“霞拉”,由内而外地感受了西南边陲的民族文化。

云南支教团成员

【责任编辑:贾 静】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