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助学•筑梦•铸人”征文选登 ->> 正文

父亲送我上大学

http://edu.cyol.com 2014-01-14 11:1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重庆大学 韩雄伟

  我手里紧紧捏着刚打印出来的简历,墨迹清晰,纸张舒展,用衣襟掩着怕被雨打湿,又生怕折坏。濛濛的细雨落到我的头发上,生成的水珠晶莹剔透。我紧张而又兴奋的向主教走去,这是我第一次奔赴在求职路上。

  重庆每年的九月份都是阴雨绵绵的日子,但是每次带给他的都是那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当初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早晨我和父亲来到了重庆大学。

  第一次坐火车,一路上时不时地望着火车外面的原野,在地图上寻找着火车蜿蜒的足迹,甘肃、陕西、四川、重庆……越过了千山遍野,山越来越青葱,时不时的山间就有小河,清澈而又秀美。家乡那边想去捡石头都没有小河,在家吃水都是打井,冬天打上来的水还冒着热气。

  火车奔赴过两天零一夜,终于在凌晨到达了重庆。火车站人流稀少,仿佛这座城市才在早晨慢慢的苏醒过来,而我们就是叫醒这座城市的人。一下火车我和父亲俩都打望着重庆的天空。一股热气和潮气扑面而来,浸透着每一寸肌肤。在车站接待的志愿者带着凌晨的倦怠,却依然保持着热情。

  一路上我趴在车窗旁边,看着眼前闪过的一切梦想。

  “爸爸,你看,人家这路中间都还种着这么好的树,太有钱了!”要是我们村的那条土路也有钱栽这么多树一定会很漂亮。

  “爸爸,我通知书上说我们要去大学城!”还单独给大学建个城市……

  汽车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金黄色的灯光璀璨夺目。我们出县城的时候也有一条隧道,短短的一点,还专门有人在那儿收费呢,人家这么长的隧道都是免费开。

  “咋这么远!”我的热情被父亲冷冷的话浇灭了,就收回了脖子坐在座位上不再四处张望了。只见父亲皱着眉头,眼神中有一丝焦虑,仿佛在赶向一个自己十分不愿意去的地方。

  我睁大眼睛看着校车开进了重庆大学,早就听说大学里面都是很宽的柏油路,果然汽车都在校园里绕了半天呢。父亲下车就抢着背起一包铺盖,让我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像其他大学生一样走的洒脱一些,其实我更想自己背。一路上,其实我更在乎的是父亲,而不是这些。

  “也不知道哪里报名,咱跟着人家往前面走!”在父亲看来,儿子始终是儿子,父亲走在前面,儿子跟在后面。

  父亲弯着腰,背着铺盖,每一步都稳重而又缓慢,仿佛他就知道报到的地方在前面,又有所期盼。

  走到了前面的十字路口,终于看到了集中的新生接待处,都有志愿者举着牌子。

  “跟着这位老爷爷的是谁,请到这边来。”

  “嗷,是我。”

  “额……”

  常年在山里劳作,再加上哥哥这几年上大学,父亲早已操劳的满头白发,尽管带着帽子,志愿者看到了斑白的鬓角,还是叫成了老爷爷。过了很久我才知道,跟着这位老爷爷的新同学在志愿者看来很像“叔叔”。

  我们领了报名程序表后就被志愿者同学领到了寝室。寝室来的两个新同学打完招呼之后,爸爸妈妈就陪着下去高高兴兴的报到、买东西了。一切安顿下之后,父亲坐在椅子上,点了一支烟,一路上父亲很少抽烟,一定很不习惯。

  “刚咱去那儿领这个表的时候怎么连个老师都没有!”父亲皱眉眉头,抽了一口烟。

  “我咋也没看到。”

  “还没报名,晓不得人家给咱能贷上款不,就我带的这点钱,你吃饭都吃不到放学。”

  忽然才想起父亲一路上的担心,其实和父亲来学校的第一件事是看能不能贷到助学贷款,新奇和兴奋竟然把这件事给冲的烟消云散了。

  父亲看我不说话了:“咱待会下去看一下,看报名怎么报,万一贷不到了,这些钱你先用着,我回去了再给你想办法。”其实我也不知道父亲回去后会想啥办法,收到录取通知书一个多月了,他应该和母亲已经盘算的很仔细了。

  本想着能贷到生源地贷款,就能早早的舒一口气,可是家里没钱,给大队干部送的东西不够,钱还是贷给了有钱人的娃。我们翻来覆去地看我的录取通知书,最后把希望寄托在了入学“绿色通道”——助学贷款上面。本来准备一来就向老师说明家里的情况,看能不能申请到,毕竟报到就得交学费,可是刚才领表的时候没有见到老师,父亲难免有所担忧。

  “同学你好,报到就按照这个上面一项一项来,财务处就在那边的楼下,你去交了钱,盖了章,你再去那边领军训服,然后去校医院交保险费……”

  “那个……我还没有学费,录取通知书上说不是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不?”

  迎新接待处的同学愣了一下,突然转过去说:“老师,这个同学说他还没有学费!”

  只见两位位年轻的年轻女老师从接待的家长中走了过来,后来才知道她们就是我们的辅导员。父亲地道的方言,年轻的两位老师皱着眉头,俨然是听不太懂,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的急切。

  父亲看到老师还是等待的眼神,更加着急,显得语无伦次,我慢慢按照父亲的意思转述给老师,父亲听见情绪才稍微平复一些。

  这时旁边走来一位男老师,是我们学院当时的团委书记……

  后来我们又回到了寝室。

  “没想到你们的老师都那么年轻,咱们第一次领表的时候人家就在旁边站着,根本就没看出来。人家把咱们情况了解了,说让你先办其他的手续,学费能先不交,我估计人家研究了以后,咱们贷款还真的有希望呢。“父亲满脸的欢喜,我知道父亲回家可以有话给妈妈说了。

  那晚爸爸住在我寝室,我们两个都睡的很沉。

  第二天早上六点父亲就回家了,一个月后,我打电话给爸爸,说我办好助学款了,电话那头老人高兴的劲,我永远难忘。

【责任编辑:贾 静】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教育专题
2013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网报指南
2013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报名仍采用网上报名与现场确认相结合的方式。报名期间,考生每天9:00至22:00可登录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网……[全文>>]
公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