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动态 ->> 正文

中国梦·谁的青春不奋斗——2013年度“助学·筑梦·铸人”活动首场主题报告会

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报告全文

http://edu.cyol.com 2013-11-19 15:33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尊敬的各位同学、各位来宾还有希望界的朋友们,今天我出席这场活动说老实话心情很愉快,也很激动。为什么呢?因为经过15年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在我们国家终于逐步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系统的,也是庞大的、常态性的还有点中国特色的资助家庭困难学生完成学业的政策体系。这个体系的覆盖面已经包括了对学生的学费、生活费、课本费、住宿费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确实在不断加大对资助困难学生的工作,到去年底,我估计中央到地方政府在资助困难学生方面共投入了150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恐怕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做不到。如果这些政策能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我想我们绝大多数家庭困难学生都可以完成学业。所以我作为一个老的教育工作者,作为一个改革开放后新一轮的资助家庭困难学生这个政策的参与者和执行者,我感到非常欣慰。

  我为什么特别强调这1500亿人民币投入?因为这件事情,从98年开始酝酿,之后出了许多政策,但是基本上拿钱是很少的。所以现在最大变化,从十六大到十七大以来,也就是说胡锦涛当总书记、温家宝当总理这个时期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从中央到地方在资助经济困难学生敢拿钱了。看到这个现象确实了却了我一生很大的一个心愿,现在这个问题基本解决了。这是我讲的第一层意思。

  第二层意思,这件事情我觉得是教育事业里面的一个很大的政策。我曾经说过,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完成学业是教育界天大的一个事情,这个事情关系到数以千万计青年学子的未来,关系到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是一个大问题、大政策,当然应该宣传。既要宣传党和政府在这方面所采取的措施,也要宣传这项政策所产生的巨大社会效益,更要宣传我们广大学子在这项政策的资惠下成长发展的过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非常赞成搞这样的宣传活动,我也希望这件事能够宣传得越来越好。这是我讲的第二层意思。

  本来讲到这个地方我没有更多话要讲了,因为关于助学政策我至少讲了八年,该讲的话都讲了,但是今天看到这么多学生,我想讲一讲高等教育资助困难学生政策出台前前后后的背景和艰辛,讲一些背景材料,以便帮助大家更好的认识、更好的理解这项政策,也有利于大家特别是教育行政部门包括高校,能够更加自觉、更加严肃认真地落实好贯彻好中央已经出台的全部政策。

  就我们国家的教育来讲,我回顾了一下,我们改革开放后,从1977年一直到1990年这13年时间里,实际上处于一个整顿、恢复、调整阶段,这个阶段我个人看没有太大的发展,真正教育改革的全面推进、教育的大发展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家都记得,93年以后我们提出要在全国到2000年基本普及义务教育,另外职业技术教育已初步建立体系,成人教育有很大的发展,这里最大的发展是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说起来话长了。我们国家高等教育规模一直偏小这一条,是所有有识之士早就认识到的。确实偏小,小到什么程度?我举几个数字,1950我们全国高校在校学生只有11万,后来逐步发展。到了64年的时候,当年全国招生规模是14万,在校生是60万。到了90年的时候我们高校在校生为200万,到98年时为320万。这样的高等教育规模不用说,都知道远远适应不了我们人民群众希望自己子女受高等教育的这样一个愿望,也满足不了国家的需要,更无法应对二十一世纪的各种风险和挑战。

  据我所知,进入九十年代就开始酝酿适当加快高等教育发展,但是当时遇到两个大问题,一个是认识问题,什么叫认识问题?就是对高等教育到底重视不重视,后来九十年代提出教育要优先发展、科教兴国战略等等,口号是提了,但是据我观察口号喊得很高,领导人讲话里谁都不敢讲教育的不重要,但是要拿钱的时候没有了。还有一个实际问题,就是财政收入。因为改革开放之后得花钱地方很多,再加上认识问题,对教育的投入还很不到位。而财政收入特别是中央的财政收入又有限,中国国情是主要领导能够重视了,没钱也会有钱,但是据我观察当时主要领导里面真正重视教育的并不多,所以高等教育的投入是很少,不仅高等教育,整个教育投入都很少。九十年代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个是老师工资从九十年代初各地就陆续出现教师工资不但低,而且还发不出,结果我们花了5年时间来解决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你说这是什么问题?另一件事是乱收费,有些学校因为发不出教师工资,校长没办法才要向学生收钱。我记得一个省的一所学校的校长就是由于这个学校5个月老师发不出工资,没办法,他就向学生每人收了50块钱,为教师发了份工资,结果正好碰到治理乱收费,就把这个校长开除了。经过我的了解,我认为农村中小学乱收费主要是因为政府投入不到位造成的,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政府逼出来的。这句话当时被好心好奇的新闻同志说到了“张保庆说农村中小学乱收费是因为政府不投入造成的”,这引起一些领导的不满。后来好心的同志让我纠正,但我没再澄清,我觉得虽然这个澄清有点不全面,但是也是实质。

  我们当时高等教育是低水平的运转,国家对高校的投入只够维持发工资,基建费说老实话是象征的。我当部长是管财务的,你说一两千那么点基建费能干什么?所以学校的图书、仪器购置、水电日常运行等都是很困难的。在这个情况下你要怎么发展高等教育?所以我96年当了副部长分管财务后,我就昼思夜想绞尽脑汁想怎么样为高等教育多拿到一些钱做点工作,所以后来出台的教师住宅建设、包括211、985等筒子楼改造、农村危险学舍改造、中央财政每年为教育多增加一个百分点这些措施,都是在主管领导的支持下,由教育部提出的。另外当时我们还想到贷款,既然政府没钱,学校很多实验设备、校舍等又必须要建,怎么办?能不能贷款呢?第二件事情就想到能不能适当收费,老实说我们提出收费这个问题是痛苦的,从感情上来讲是不能收费的,因为我们国家高等教育从来都是一直不收费的,现在从不收费到收费,这从政策来讲是很大的突破,但是不收又怎么办?政府不可能多投入,如再不收点费,学校怎么办?同时,我们当时又提要适当发展民办高等教育,什么意思?既然政府全部包不下来,那么就得允许人家私有企业的老板,有钱去投资教育,允许他们帮助办一部分民办高等教育,当然我们高等教育的主体还是公办的。

  国外的高校就是主要搞教学与科研,其他一概不管,什么老师、学生的住房、医疗交通食堂等都由社会上管理。而我们当时的高校可以说其他都办了,从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一直都办了,这个占开支多少?要占我们学校总投入的40%,我们当时想如果把这一部分剥离出来,我们提出“社会办学”,这样就变相增加了对高等教育的投入。但是我们这个想法想了好几年,并不敢提出。收费只是试点,起初是300块钱,后来增至500块,800块,后来,1500块,到98年最高是2000块。99年说扩招,一个是高等教育要扩招,一个是高中教育要扩招。你说说,在政府没有大量增加投入的情况下,原来又是这么困难,现在又要扩大规模,怎么办?在这个情况下,这些我们酝酿的改革就不得不出台,否则高校没法过日子了。

  高校收费当时主要依据的这么几条:第一,我们是穷国办大高等教育,都由国家包下来那是不行的。发展高等教育有两种思路,有一种是快一点的,有一种慢一点的,慢可以由国家全包,国家全包就不可能快,要快一点就得想别的办法,除了国家之外还要利用点社会的力量。所以后来我们觉得:第一,中国当时规定义务教育是不能收费的,而高等教育属于非义务阶段,那么应该适当收费,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到了99年我们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多年了,老百姓的生活收入水平已经有所提高,因此家庭具有一定的负担能力。第二,这个收费政策必须是很严肃的,所以当时决定这个收费的决策权在中央,除了中央之外其他任何地方政府、任何学校都没有权力自行出台收费项目和标准。第三,规定怎么收费才适当?当时算了一下,高校本科的日常运行成本在1.2-1.5万,所以当时我们讲收费只能占学校日常运行成本的25%-30%,由此规定了当时的学费收费平均标准是3500。艺术类、医科类等高校可稍高一点。收费项目只有两个,学费和住宿费,住宿费是1200块钱。第四,收来的费用绝对要用来办学,政府不能拿这个学费来抵政府应该的投入。最后一个最关键的,就是因为收了费用就肯定增加了学生家长的负担,肯定有一部分学生上不起学的,因此就必须要制定资助家庭困难学生的政策。所以改革开放以后资助困难学生政策是从高等教育先开始的。

  当时我有两个看法:第一,大家都说学费贵了,我认为不能只看学费。关键是上学成本高了,你看,学费、住宿费,你还要饭费,现在伙食费我估计在北京高校每个人每月300块钱都可能是贫下中农了,再加上课本费,服装费,电脑费,还有回家路费,等等加起来,当时我计算了一下北京上高校每年没有12000万下不来。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对于一个农民来讲12000块钱是很大的数字。所以当时我们说要一定要有资助制度,否则肯定有优秀的孩子上不起学。第二,各级政府一定要加大对资助困难学生工作的投入力度,刚才我讲了,政府对此投入不够,当时中央财政每年只拿4个亿,至于地方政府拿钱那就得看自己觉悟了。当时还有一条规定,收了学费之后学校一定要拿出一部分要用于资助学生。当时教育部规定是每个高校收费之后必须拿出10-15%用来资助困难学生。后来我发觉我们有很多学校只喜欢收,不愿意拿。

  说老实话当时我对开展国家助学贷款兴趣不大,也有顾虑。我认为资助困难学生是党和政府应该拿钱出来,而贷款总是要还的,还要付利息。我认为这终究是家庭困难的学生的一个负担。而金融部门对于开展助学贷款也有难处。因为当时,除了中国人民银行之外其他银行都是商业银行,且有银行法,商业银行当然是怎么赚钱怎么干,所以并不积极。为什么不积极?第一,操作成本很高,例如,我们最初规定每生每年可以贷款6000块钱,这6000元还要分两次发,你想想,那个贷款的操作成本就大了。更重要的是学生毕业之后,当时是8年还清。学生毕业后怎么还贷款?谁来催还...,这很难操作。学生毕业就分到全国各地去了,让教育部来管没有办法管,让学校来管学校只能提供相关信息。所以这个问题操作都很复杂,很难推动。

  另外银行在操作过程还嫌贫爱富,越是好的学校越愿意贷,越是差的学校越不愿意贷,而我们这个政策重点却是要资助条件差的学生。对此我很生气。同时银行又怕学生违约,造成呆坏账。有一次我当着国务院主要领导的面讲,如果在学生贷款上真形成了几十亿或者上百亿的呆坏账,可以冲掉!后来国务院主要领导接受了这个观点。后来,陈至立国务委员在2003年7月份开的一次会,完善了相关政策,并严厉要求各地必须在2004年7月份将贷款工作落实到位。结果到了2004年7月份,我们一看,还有8个省市一分钱没贷出。经教育部党组研究,我就在一次会议上点名批评了8个省市,引起了轩然大波。

  我讲上述这些事情的意思是说,这些政策从制定到落实都是不容易的,有很多事情的发展都不像同学们想象得那么简单,为此我才觉得这个工作能达到今天这个样子就是个重大的突破,也是个影响很深远的事情。大家都讲教育公平,还讲社会公平,你说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发展阶段,要做到社会完全公平能做到吗?我认为,在社会公平里面教育公平是最大的公平,什么又是最大的教育公平?现在我看到有些宣传脱离了中国国情了,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接受同样水平的教育,都上清华、北大一款的学校?这怎么能做到?美国也没做到,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做到。但是有一条,要资助家庭困难学生完成学业,如果这条做到了,这就是实现了教育领域最基础性的公平。你想想,如果家庭困难就上不了学了,这个人的一生命运就转弯了,不知道往哪发展了。因此我始终认为如果能保证家庭困难学生能够完成学业,那就算教育领域最大的公平,这就是我的认识。

  最后一点,政策我觉得应该是基本完善了,关键是执行,执行好很难,争取到钱不容易,争取到钱后把钱花好也不容易。花好的标准是什么?第一,让该享受的学生都能享受享受到;第二,资助钱一定要发到该资助的家庭贫困学生手中,这是两个基本要求。我认为有些高校做得不好,没有尽到完全责任,也没有认真严肃的相互操作。现在有些高校对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做法远远比不上我们当时上学的时候。我们上学的时候那个老师对每个学生家庭状况了解得非常清楚,我上大学之后,我是从农村来的,第一次进北京,第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我该申请多少。我们入学时毛主席批示要提高学生营养,提高伙食费标准。我不知道申请多少,我就申请三等12.5元,两个月之后辅导员找到我说张保庆你这个不行,根据你的家庭情况你至少享受二等18块的标准,就是除15.5元交伙食费外,还有2.5当零花钱。当然现在要把教育办好光靠学校一家是不行的。例如,据我观察现在许多年轻父母爱孩子不知道怎么爱,结果把孩子培养坏了。最近电视报道李双江的儿子,那不就是典型么!所以我想劝告我们年轻的父母,爱孩子不能溺爱,如果方法不对将来就培养了败家子、培养了白眼狼,更不要说给国家培养人才了。

  另外,刚才我讲了,国家这套政策如果真正执行了,能够保证绝大多数同学家庭困难学生都能够完成学业,但是由于中国太大了,国情太复杂了各地区差异太大了,国情太复杂了,以及一些特殊情况,现在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每年还接到十几万向基金会申请资助的,我不认为十几万都是应该申请的,但起码反映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说在资助工作方面还有死角,确实还有少数家庭困难学生拿不到困难补助。所以我这个基金会成立之后就想做一件事,就是资助困难学生,也就是继续我原来没有完成的工作。我们的定位,就是配合政府拾遗补缺,特别是遇到紧急情况,比如说有些学生家发生灾害了,发生火灾了或者发生交通事故了,或者父母得了重病一下不行了等等,可以向我们基金会申请资助。这项工作没有完,除政府主抓外同时希望社会各界大家还要共同努力。实践证明,只有政府加上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才能把资助困难学生这项工作真正做好。

  今天这里有很多同学,家庭中有困难的也可能不少。我只想告诉有困难的学生,家里穷不是你们的毛病,穷也不是缺点。因此穷并不可怕,穷要穷得有志气。我最怕一些同学穷了之后没志气,穷了之后自己看不起自己,这就不行了。所以再穷也一定要坚强。同时,忠心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千方百计把这件事做好。最后祝全国学生资助中心、中青报、中国银行的这个活动能够越做越好,也希望我们中国农业大学越办越好,更希望同学们能够身体健康、顺利成长,将来能够为国家做出你们应有的贡献。前一段我在教育部做了一个报告,讲到我们这个国家在未来的发展会遇到许多难以预料的问题、矛盾和挑战。可以这样说,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碰到的困难我们要碰到,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没有碰到的困难我们也要碰到。还有一条,大家也要清醒,世界上真正希望中国好的国家,到现在我看还没有一个。但是反过来讲,中国出了问题能救中国的也没有一个。所以个人也好,国家也好,民族也好,都必须要有志气,必须要有那种自立自强、坚定不移的精神,只有这样,我们个人才能成长,我们国家才能够真正实现我们的梦想。今天不是讲梦么,如果没有这种精神,不这样干,那梦就是梦,永远实现不了。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贾 静】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